第414章 再来强敌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1-03    作者:梦入神机

“修炼到了一定的阶段,天心及我心,偷天换日,窃取大道,亵渎神灵,我这是在窃取许多次元的天意在为我所用,这是虫族的秘法。”小帝静静道:“江纳兰,虫族的秘法,其实也非常玄奥,不是你所能够想象得到的。”

“虫族的秘法,虫族…….”江纳兰眯起眼睛:“不管你是虫族还是龙族,只要阻挡在我面前的一切,都要杀死,统统毁灭,天地之间,唯我永生。”

“永生神拳,仙绝!”

江纳兰双臂当空划了一个圆圈,顿时在空中出现一个紫色的世界,这世界散发出来前所未有的气息和威严,是仙之次元,为次元之王,此次元大得不可思议,甚至可以和第三宇宙媲美。

但是,他一划之间,把这个仙之次元似乎要划分为两半。

江纳兰这一招,叫做仙绝,意思是灭绝所有的群仙。

他这一招刚刚出现,虚空深处就涌动出来各种凄厉的吼叫,似乎一个世界要到达末日,所有生灵都发出来声嘶力竭的最后拼命之音符。

这声音越来越虚弱。

代表着一个世界的毁灭。

而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声音,这声音是哀乐,是挽歌,为所有生灵送葬。

江纳兰的挽歌施展到极至,手腕沉重,缓慢的朝着小倒迫下去。

小帝持枪而立,也知道江纳兰这一招的压迫性之大绝难抗衡,他长身而起,枪法沉重而缓慢,也在空中抖动,绘画出了一片片浩大的图案,每一个图案都似一个文明,演绎出来了悲欢离合,千古史诗。

“生死之间,悲欢离合,千秋青史,尽在其中,一笔一文明,一划一春秋。”恍惚之前,小帝的这枪化为了一支大笔,这大笔绘画出图案,汹涌而至,和仙绝撞击。

一连窜剥哔哔的声音,永生神拳居然被阻挡住,再也难以寸进。

“妙哉,以枪化笔!”江纳兰赞叹起来,攻杀却越来越凌厉,永生神拳又提升一个境界:“神殇!”

他的拳从下向上,奋力上击,如一条笔直的精芒要贯穿天地,可谓是一念通天。

这一招超越了前面的星轨,天痕,仙绝,再次把修为提升到了一个恐怖至极的无上境界。

他身躯合着拳头,神龙摆尾一般到处乱颤,击破一个又一个文明,攻杀到了小帝的面前,每一拳都轰击在那大道法则化为的大笔之上。

小帝左右遮挡,以笔书写春秋,以刻画创造文明,一笔一史诗,浩瀚的华章出现,也要击破江纳兰的永生大道。

两人的大道相互撞击,已经到了一种水火不容的地步。

瞬息交手,千锤百炼。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四周风云激荡,空间破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破碎的空间深处居然出现了修真世界的痕迹。

两人要打到修真世界之中去。

现在两人所处的位置,是在修真世界边缘深处的虚空中,一旦真的波及到修真世界,就有可能遭遇到天意轰击。

不过,两人也控制不住局面。

对于小帝来说,江纳兰的确是劲敌,就算运转神格都难以击败,而江纳兰则是凶神恶煞,要斩掉小帝,夺取神格,成就至尊之道。

两人是大打出手,没有任何妥协的可能。

小帝被江纳兰锁定住,甚至连退走都不可能,江纳兰的大道在战斗中,一条条,一道道的把四周封锁,如蜘蛛布网,层层缩小,压迫小帝,务必要杀死,绝对不会让小帝逃脱。

江纳兰之凶狠,圣者看见都要毛骨悚然。

“永生神拳,不朽!”

江纳兰久战不下,施展出来了永生神拳最后一招,他如万龙升天,真人救世,佛光普照,雷行大地。

“你的确是厉害,超越了大多数的高手。”江纳兰这一拳很缓慢,如蜗牛蚯蚓在地上爬行,但这招一出,时间都似乎变得缓慢起来,各种力场,呼吸,波动的频率都按照他的拳法开始运转,天地都很迟钝。

连小帝的动作也都无比缓慢。

“我的永生神拳,暂时才有五招,星轨,天痕,仙绝,神殇,不朽。这是最后一拳,以拳破界,影响万物。天地腐朽而我不朽,我超脱天地,超脱大道,超脱众生,如果你能够接下来我这一拳,那么就代表我杀不了你,你也可以走了。”江纳兰在出拳之间,语气如同巡游世界的天神,每一拳之间,都可以运转天道,扭转时空,这一招不朽打出,其它周围的时空全部腐朽,唯独他不朽。

咔嚓咔嚓!

这一拳的轰击之下,那生死法则大道所化的大笔居然开始崩溃,瓦解,一道破道,道有深浅,道有大小,大道可以镇压小道,深道可以融化浅道。

江纳兰的悟道之深刻,几可操纵鬼神,侵蚀日月。

“好深的道,好大的道,此道之深,居然凌驾于我之上,不过我若不是刚才复活,道未得到,岂会让你压制我,道就是道,你道崩溃我道消,但所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魔,这是我曾经的秘法,施展过一次,被宇宙反噬,从而灭亡,但也击杀了对手,现在,再次施展一次,拉你下地狱,最多使得我再度死亡,我有神格,可以保存烙印,无限复活。而你只有一次机会。”

小帝突然道:“群魔乱舞,祸乱乾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哗啦哗啦!

他的生死法则本来崩溃的大道,陡然变得凝聚起来,不过四周响彻起来无数的鬼哭神嚎,那生死法则本来是一黑一红,但是现在突然变得漆黑,散发出来浓郁墨汁一般的东西来。

鬼影出现。

天地一片漆黑。

被生死法则所魔化的黑气所感染,天地都开始衰败起来,四面八方都荡漾起涟漪。

“天人五衰!自灭大道!你这是什么法门?居然把自己的大道魔化,引魔入体,天人五衰,你这是要和我同归于尽,不!”

江纳兰看见小帝的大道居然开始腐朽崩溃,终于脸上变了颜色,有了几丝恐惧,感觉到巨大危险。

他的拳法仍旧是层层推进,不过拳劲遇到了那漆黑如墨汁的大道法则,立刻崩溃,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遭遇到了魔化。

这种魔化,是小帝毁灭自己的法则,等于自爆元神似的秘法,不过自我毁灭法则比起自爆圣胎和元神不知道强大多少倍,所到之处,天人五衰。大道法则是维持一方秩序的东西,一旦崩溃,所有一切都崩坏。

被那墨汁似的魔气一沾染,江纳兰身躯上都似乎腐蚀,融化,他的大道法则,永生之衣开始被涂抹得好像抹布。

“梦祖神,出来!”

江纳兰这个时候,知道小帝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神通实在是太过恐怖,他似乎早有埋伏。

在他一声呼啸。

一块虚空陡然塌陷,从其中走出来一个高大男子,这男子身材魁梧,穿着一件战舰,手上拿着一杆大旗,这大旗上面刺绣着许多飞天,彩霞,稍微一展开,整个世界都会变了颜色。

男子是一尊圣者。

江纳兰的帮手,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埋伏在最深处,对付小帝。

“梦祖神,毁掉你梦宗的镇山之宝,飞天霞光旗,压制他的大道法则,他在处于自我毁灭的边缘!”江纳兰对那高大男子道。

这高大男子,居然梦宗之主,又是一尊圣者,和江纳兰汇聚在一起,本来江纳兰要争夺修真世界天意,是天外邪魔,而梦宗是修真世界的门派,两者势不两立,但是现在,这梦宗之主居然和江纳兰狼狈为奸,也不知道江纳兰施展了什么手段。

这梦祖神一出现,突然把手中的大旗一挥舞,那大旗炸开,居然生生把一件法宝毁掉,这是整个梦宗的镇山至宝,虽然不如大帝舍利,但也是圣者千锤百炼,耗费了千年时光,更是集中了门派信仰而聚集起来的最强法宝。

法宝一毁灭。

霞光万道,渗透进入了那漆黑墨汁之中,居然冲淡了小帝的反击。

此时此刻,小帝危险万分。

他这是玉石俱焚之术,如果杀不死别人,自己就会死,他和江纳兰是势均力敌,突然半路杀出来一尊梦祖神,而且对方还携带门派镇山至宝大旗,还把大旗一下毁灭,压制住了他的大道,等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果然有埋伏!”小帝头顶上的大帝舍利所化王冠,再次一动,“江纳兰,我和你堂堂正正一战,你居然暗中有人埋伏,可惜啊可惜,你对自己还是没有信心,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神,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埋伏么。”

说话之间,他外面的黑气全部收回体内,化入了大帝舍利深处。

“神的力量,神的名义,神的威能。”

他黑气全部消除,整个人消失了。

一个黑洞产生,那些黑气化为了黑洞,把空间腐蚀掉,然后他人塌陷进入黑洞深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帝这一手,居然是遁法,他当场消失了。

“不好!”江纳兰一步抢夺而出,手掌抓向那黑洞,但是黑洞却合拢,差点把他的手掌都紧紧咬住。

他一拳打出,那黑洞粉碎,但是再也没有了小帝的痕迹。

漫天彩霞一扫而空,居然也被黑洞吸入其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