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命运一战 下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1-02    作者:梦入神机

这是决定命运的一战。

决定江离的命运,甚至决定人类的命运,还有修真世界的命运。

江纳兰赢了,吞噬掉小帝,得到神格,立刻大道就成,吞噬掉修真世界天意,占据整个世界,成为神祗。

人类的什么主神号光脑,什么圣者,都不可能是江纳兰的对手。

当然,这也是决定江离命运的一战,小帝死了,江离必死无疑,他不可能抗衡江纳兰。

“我的爱人,不在尘世,是那茫茫虚空之中永生的自由…….”江纳兰突然唱出来了一曲“永生”。

“我的拳法,我的武道,我的法则,不是日月神王咒,也不是长生至尊经,我有自己的道,一个圣者,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精神?我道,就是永生大道,我把大道凝练了出来,开辟出来一片道之法则,这条长河,就是我的道,我的大法则,我的神通,我的本命。”

江纳兰在说话之间,那大道长河,朝着小帝席卷过去,他并没有任何的武学动作,也没有咒语,阵法,更没有手印和精神波动,他已经万法归一,一动就是大道,那长河似的大道,不见尽头,不见源头。

来自虚无,归于虚无。

这大道法则,可以演化万物,可以缔造元气,可以带来规则,更能够生灭一方世界。

这已经是圣者的极限。

江纳兰的大道席卷到哪里,哪里就成为他的世界。

可以说,他如果把大道包裹太阳,那太阳就可以成为他世界中的太阳。

这就是他伟岸的力量。

小帝站立在虚空中,看见他的大道冲击,仿佛是一只蚂蚁,站立在滚滚长河边缘,河水奔腾咆哮而来,他妄想螳臂当车。

“神格。”

小帝就说了两个字,大帝舍利化为一道光幢,包裹住自己的身体,随后变得巨大,江纳兰的长河冲击在上面,突然炸开,空间崩溃,在这一刹那,似乎出现许多裂痕,可以看到许多的次元。

大帝舍利是神格,江纳兰虽然厉害,却并没有摧毁神格的力量。

“永生是我身,不朽是我魂,大道是我心,无限是我真。”江纳兰漫步而行,如古之圣人在河畔发出感叹,“逝者如斯夫”。

他并没有任何的战斗意念,也没有战斗状态,就这样一步踏到了天地尽头,然后出现在小帝的面前。

“神格不是你的,你掌握不了奥秘,可惜啊可惜。在这神格之中,我感受到了江离的烙印,那个小子,实力太弱小了,根本把握不住神格,我就用我的永生之法则,扭曲神格中的烙印吧,神格是我的,至于你,剥夺了神格,你在我的大道冲击之下,瞬间崩溃,我杀掉了一尊圣者,再杀掉你也不稀奇。”

江纳兰手掌一拂,顿时围绕周身的长河大道陡然聚拢,朝着中央发出来轰隆隆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似乎星球在爆炸,可以说,以江纳兰现在的修为,绝对可以炼化一颗星球,徒手打爆一颗星球。

“梦幻如前尘,万念谁能绝?一空一道场,一思一灵神。”小帝的声音也极其洪亮,似乎都掩盖了那永生大道冲击,星球爆炸的声音。

幸亏这两人的战斗是在虚空中,否则的话,如果在地球上,地球会崩溃,甚至月亮都难以幸存,太阳系都会遭遇到两人战斗的风暴而出现崩溃的现象。

行星,恒星之间的引力会遭到两人战斗的破坏,失去平衡。

小帝的唱歌之中,许多梦幻泡影一般的世界出现,都投入了永生大道之长河深处,那长河居然变得缓慢起来。

“哦,这神格有放大精神力的作用?”江纳兰似乎有些意外:“不愧是神格,就算你没有发挥出来其中的最大作用,也能够阻止我的永生大道,可惜,大道就是大道,就算你可以阻止一时也不可能阻止一辈子,我的大道,无孔不入,同化一切。”

他就这样闲庭信步的走着,似乎在无穷无尽的远处,又似乎在小帝身边,小帝根本无法琢磨到他的真正距离。

不过小帝始终不管这些,而是把大帝梦印全部都施展出来,他的体内,更多的梦幻泡影渗透出现,在空中化为了巨大的泡泡,每个泡泡中都是一个世界,这些泡泡是梦,却又是真正的世界,如蚍蜉一般,随生随灭。

“蚍蜉一梦,真耶假耶?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终于,他把大梦印催动到极致。

那些梦幻泡影居然化为了一片片的蝴蝶,翩翩起舞,扇动翅膀之间,起了连锁反应,那永生长河的速度更慢了。

“还有点本事,也是,一下击溃,你也不叫做劲敌了,也不配和周旋这么久。”江纳兰又是一步,五指再次猛拂,永生长河的速度增加十倍,在这滔滔长河之下,那些蝴蝶全部崩溃。

“我是永生,看惯了万物生灭,唯心唯一,什么梦幻,什么泡影,什么虚无,在永生大道的面前,不值一提。真实就是永远的生存下去,比如一梦,但你沉醉在梦中,永远不清醒过来,那就是真实,所以说,真实和虚幻,都并不存在,两者都没有分别,不得永生,真实也就是虚幻,得到了永生,虚幻也都会成为真实。”江纳兰在述说。

他在述说自己的道理。

用自己的道理,来破解大梦真谛。

大梦之真谛,就是虚实转化,人生一梦,梦中无穷变化都可以产生。而江纳兰的永生大道,却是区别梦幻和现实的分水岭。

梦为什么不是真实,就因为它会有清醒的一刻,醒来之后,一切都消失。但如果你永远不消失,那就不是梦。

梦和真实的区别,就看能否永生。

江纳兰不愧是天纵之才,直接就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点。

轰隆!

江纳兰一言祭出!天崩地裂,似乎打破了大梦印的核心支柱,他开始主宰梦。

大帝舍利的光幢上面,陡然出现了许多裂痕。

小帝大吃一惊:“不好。”

随后,他又听见江纳兰的声音道:“我用永生主宰梦,我说是真实的,它就不会消失,我说那是虚幻的,它就转瞬即灭。”

砰!

小帝身上许多东西都炸开了,似乎这大道的攻击破坏了他的本体。

在江纳兰的面前,小帝都似乎相形见拙了。

“束手就擒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江纳兰又是一抓,似乎要把大帝舍利的光芒全部凝聚在自己掌中,夺取大帝舍利。

“生死我掌握,虚空我旋转。”小帝突然之间,在这危急关头,施展出来了最强绝学:“多谢,江纳兰,我本来是已经死掉的人,你居然还想杀我,一个死了的人,又怎么会畏惧死亡?你用手段,杀一个死了的人,又怎么会得逞,阴极而阳生,这是变化。你的杀气,反而是把我复活,我要多谢你,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复活得这么快?”

滋滋滋滋……

从小帝的身躯上,出现了无比浓烈的生机。

这生机是青绿色,散发出去,居然在虚空中形成了一片树林,一株株的大树拔地而起,鲜花盛开,到处都结满了果实,那果实发出诱人的香味,鸟儿,野兽都在其中奔跑,歌唱。

这是小帝复活,强烈的生机从体内溢出,造成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在古老的华夏神话传说中,盘古死后,眼睛化为了日月星辰,身躯化为大地,血液化为大海江河。

这其实也是生机所化,生机是一股能量,沉淀下来,就可以演化为生命。

在以前,小帝是一段程序,一个烙印,亘古的化石,根本不会有半点生机,就如光脑的程序一般,而现在,他开始变化为一个活生生的人,获得人的许多能力,他已经开始复活,这是逆转生死,改变宇宙的能力。

这是个奇迹。

“复活?借助我的压力复活?不错,你的确是已经死了的人,我再杀你,不可能让你死第二次,反而是借助我杀死你的那种气息,扭转乾坤,重新复活。”江纳兰也有些意外。

“来吧,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

小帝的身躯似乎重新塑造,饱满的肌肤,带着大理石一般光泽的纹理,头发根根漆黑,双眼深沉,可以看到他的双眼深处是许多梦幻色彩和光怪陆离的世界生了又灭,灭了又生。

这是大梦印修炼到极至的象征。

“我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终于领悟了什么是梦幻泡影。”小帝端坐在自己充满生机的世界中:“我的世界,加快吧。”

刹那之间,他的世界果然开始加快,无数的人类诞生了出来,在世界中相互厮杀,建立许多国家,然后佛道儒纷纷出现,各种教派相互入侵,一股浩浩荡荡的文明史就出现在其中。

仅仅是几个呼吸,那世界演化就过去了几千年。

就好像是在电影快镜头。

小帝最终站立起身躯,强大的力量从身躯最核心的地方喷薄而出。他此时此刻,不像是小帝,而是一尊大帝。

大帝舍利居然化为了一尊王冠,出现在他的头顶上。

他眉目低垂,不看众生看我心。就如庙堂之中的菩萨。

庙堂之上的佛陀和菩萨,都是眉目低垂,因为他们不想看众生,看到了众生,就看到疾苦,他们不忍,要出来救世。所以,他们不看众生,只看自己的内心。

此时此刻,小帝也是一样。

眉目低垂。

不看众生看我心。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