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一剑割喉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3-07-13    作者:梦入神机

杀!

四周外星球武士再次击杀过来,首先是长矛武士,他手中的长矛是丈八蛇矛,稍微一刺,就到了江离身边,随后几个手持刀剑的武士,也从后面掩杀。

刀剑加身,带着弧线轨迹,一招就要捅穿江离所有防御。

危险降临。

这么多的高手一起围攻,就算江离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抵挡。

“暴雨枪!”

危机之间,他以枪为刀,居然施展出来了“暴雨斩”,刀术大师在暴风雨中舞刀,风雨过后,滴水不沾,那是雪灵的绝学。

他眼下遭遇到攻击,四面八方进攻而来,只能够护住全身,退后再说。

枪影翻腾,四面格挡。

叮叮当当,火星四射,伴随的是刀剑长枪轰鸣!

杀气沸腾,仇深似海,每一次撞击,江离的精神都能够感觉到对方必杀信念,忘我的牺牲,恐怖至极。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搏杀,就算和幻狐战斗,也不过是一味逃窜,幻狐杀意没有这么重。

扑哧!

江离身体猛烈后退,到达一块巨大岩石之后,身躯上鲜血淋漓,衣服被刀剑划破。

尤其是他的肩膀上,一道矛口,深入肌肤,鲜血染红了半边身体。

这是那长矛高手一矛刺杀的。

用枪施展“暴雨斩”终究不便,江离被攻破了防御,显现出来他的实战经验还是不足,武学休养和心灵休养,都没有到达巅峰。

强烈的刺痛,使得他身躯肌肉在抽搐。

“一魔塔刹!”

长矛外星武士看见江离受伤,身体猛的一跃,一矛杀来,整个人如同海中的箭鱼,劈波斩浪。

江离奋力格挡!

当!

长枪和长矛撞击在一起,相互绞杀,江离手臂发麻,似乎有拿不住枪的味道,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人一起围杀他,而且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武学高手,他一个学生,虽然体力强横,但真实搏杀起来,未免不足。

“一魔塔刹!”

另外四五个外星球武士快速围绕过来,他们身躯跳跃,比蚂蚱还要敏捷,动作速度超越猎豹。一个手持长刀的外星球武士身躯一窜,似乎地鼠,又似古代日本国的忍者,刀法滚滚,扫地而来,一片精芒和破空呼啸。

江离连忙后退,感受到了浓浓死亡威胁。

哗啦!

他退无可退,脚步踩踏进入了山谷小河流之中,行动大大受到阻碍。

“塔刹!”

星球武士再次冲杀上来,狂笑呼喊,江离听懂了“塔刹”的意思就是“杀!”或者说是“斩”,一魔塔刹就是杀掉魔头,斩妖除魔。

呜呜呜………长矛星球武士一抖长矛,破空怪啸顿时升腾,长矛看似缓慢和沉重,其实速度极快,划破空气摩擦带着铁腥味,狠狠击杀向江离的头颅。

而这个时候,另外刀剑武士贴身上来,每一个角度的进攻范围都十分刁钻,切割向江离身体各个器官。

现在的江离并没有穿铠甲,一旦被切中,立刻就是碎尸。

“难道要死在这里?”江离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呼吸之间,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生死的恐怖激发了他的潜力。

“深度睡眠!”

突然,他在运动中再次进入了深度睡眠,刚刚领悟到的精神状态。

危机他用尽全身力量,一枪四面出击,整个人龙蛇一般舞蹈,枪法把所有的刀剑都撞开,这是无骨龙蛇舞的底子。

在深度睡眠的状态大,他力量大增,比打兴齤奋剂还凶猛。

当然,他是把无骨柔术锻炼的炉火纯青,够则早就死在刀剑之下。

“流水催眠………”他的心灵,刹那之间和脚下流水汇聚在一起,小腹深处气流从口中升出,化为了婉约的靡靡之音,又好像潺潺流水。

这是声音催眠。

站立在水中,突然遭遇到声音,传入外星球武士耳朵之中,这些武士立刻身躯迟缓,精神迷茫。

本来,这些外星球武士根本不可能被催眠,他们意志无比坚定。

不过,江离晋升到深度睡眠第三阶段,精神力暴涨,心灵大帝印也领悟了很多。

“塔刹!”

那长矛武士似乎感觉到不好,实力最强,最先惊醒,猛的一咬舌头,鲜血从口中喷出来,居然清醒了,他一矛对准江离的咽喉刺了过来,要断绝江离所有生机。

江离这个时候,根本来不及想,枪法如神龙摆尾,猛的一荡,居然把龙爪大擒拿的“火龙燎原”施展出来,绞杀着长矛,使得长矛偏移。

扑哧!

长矛刺入了自己的手臂上,鲜血飞溅,而他的长枪,顺势一送,根本是潜意识的动作“黑龙回头”!

这一下,狠狠扎入那长矛武士的心脏。

砰!

似乎一个气球被扎破,那长矛武士的心脏被击破,仰天就倒,抽搐两下,失去生机。

被江离杀死。

这一下纯粹相互交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没有让人思考的余地。

江离全身是伤痕,但在长枪刺入武士心脏的刹那,他觉得心灵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忧伤,或者说是解脱………反正他领悟到了很多东西,刹那之间整个人成熟了。

“水!”

一枪击杀长矛武士,他再次发出声音,水波荡漾,而且长枪晃动,居然把“大帝印”的结印手法用到了长枪上面,长枪一抖,给人一种水波起伏的感觉,立刻四周的星球武士昏昏欲睡,怎么都无法精神集中。

江离浑身浴血,乘着这次机会,他枪法如龙,突然击向这些星球武士的脑袋。

砰砰砰!

四五个星球武士飞了出去,被击飞在水中,晕死过去,江离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杀念,没有杀他们,他心中善念极重,这是投喂流浪猫而出现的,对生命的尊重,要不然一般的人既然开了杀戒,索性就发泄心中的恶魔。

“洛涵和雪灵怎么样了?”

他解决战斗,猛的向山谷中看了过去,才发现三条人影在激斗。

雪灵和洛涵围攻白衣剑手,全身也是浴血,多处受伤,那白衣剑手每一剑都夺人性命,杀气滔天,战斗意念极重,蕴含着国仇家恨。

而雪灵和洛涵相比起来差了很多,她们毕竟谁都没有杀过人。

“一魔塔刹!”

突然之间,白衣剑手再次爆发,剑术闪耀成了一条弧光闪电,宛如孔雀开屏!

当!

雪灵手中的刀被长剑击飞。

然后,残酷的剑光从她雪白脖子上面掠过。

她双眼惊恐,身躯后退。

但是,剑的锋芒切过肌肤。

鲜血飞溅。

一剑割喉!

雪灵被白衣剑手一刀隔喉,那飞溅的鲜血,深深刺激了江离的双眼,他的眼前一片血红。

美丽的女同学,就这样倒在了血魄之中。

此时此刻,他才感觉到生存的残酷。

哪怕被困在笼中的野兽,都非常危险。

“雪灵!”

江离眼前,一片朦胧,他的肾上腺激素飞速上升。

唰!

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带着一连串汽笛似的长鸣,掷向白衣剑手。

江离进入“梦入神力”的境界,体能足足会强大两倍,一掷之间,长枪闪电一般跨越数十米的距离,对白衣剑手造成严重的威胁。

“洛涵,解救雪灵!”

江离掷出长枪,翻身捡起一口长刀,猛烈冲出,拉出一条直线,猛虎下山,砍杀向白衣剑手。

“雪灵,雪灵!”

这个时候,洛涵身躯后退,抓住雪灵。

“死!”白衣剑手说出来地球人类的语言,剑术一震,再次追杀,要把两女大卸八块。

危险之极。

这个时候,长枪已经洞穿到他身后,他如果继续格杀,固然能够杀死两女,但自己也会被长枪穿心而死。

他回身一格。

长枪高高弹射起来。

但他的长剑一阵颤抖,上面出现了许多缺口,江离的力量太强了,进入“梦入神力”的状态之后,明显超过了他。

格飞长枪,江离带着旋风冲了过来,长刀劈下,撕裂空气,暴风雨一般的降落。

“该死!”白衣剑手感觉到江离刀法力量巨大,速度奇快,不由得咬牙切齿,掌中的长剑一个旋转,划出来许多圆弧,牵引刀锋。

江离只觉得,每一次和剑碰撞,自己的力量就被卸开,对方的剑术精妙,借力打力,简直到达了巅峰毫厘的境界。

而自己手臂,肩膀,全身都是伤痕,鲜血还在不停的流淌,战斗下去,很有可能也要被斩杀。

“雨!”

突然,江离再次施展出来了“暴雨斩”,他的心灵,在冥想暴雨,自己的每一丝精神都化为了雨点,降落在大地之上,刀的破空风声和自己发出来的呼吸声音连接成一片,雨打芭蕉,四处都好像给人一种倾盆大雨降临的味道。

尤其是刀光,闪烁之间,迷惑人的眼睛,使得人昏昏欲睡,进入催眠状态。

“这是……….”刀法一变,白衣剑手精神上都受到极大震动,怎么都无法集中,疲劳到极点,就要睡下。

哧啦!

江离长刀一旋转,到达他的手臂上,顿时鲜血横飞。

他被砍伤了。

“天外邪魔!”白衣剑手双目血红,咬破舌头,鲜血喷射出来,精神无比集中,努力破除催眠,他的长剑连续出击,运剑成风,追风夺命。

每一招都好像毒蛇,撕咬人心。

“杀!”

江离动也不动,长刀一变,把心灵大帝印融入了刀法之中,轰隆一响,霹雳震惊,刀锋震荡之中,有雷鸣之声,他一刀比一刀凶猛,丝毫不顾身上流血,就好像是刑天,头断了都还要战斗!

这是完全超越肉体极限的精神状态。

生死一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