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命运一战 中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1-01    作者:梦入神机

圣者思萨施展出最后一击。

小帝则是面无表情的压制,以绝对的力量,把圣者思萨全部炼化。

嗡…….

小帝催动所有的火焰,熊熊烈火,不停燃烧,从大帝舍利深处迸发出来神火,狠狠压制思萨的白金荣耀,那白色的光芒被丝丝炼化,似乎雪遇到了太阳,开始飞速的融化。

这些白金光芒,就是圣者思萨的本命精华,现在施展出来,乃是最强神通。拼死一搏,想要摆脱压制,可惜的是,他诅咒江离把灵魂中所有的力量都用了出来,现在真的是油尽灯枯。

“思萨,没有用的,你这本命精华,只是给我的神格增添力量而已。”小帝把那些白金荣耀炼化,母巢居然开始继续扩张。

本来,这虚无深处的母巢只有月球大小,但吸收白金光芒之后,圣者思萨的本命精华被无数的虫族吞噬,那母皇提炼出来了精华,开始扩大,缓慢的蠕动着,每蠕动一次,都扩大不少,在三个小时之内,似乎已经增加到了两个月球面积的大小。

轰隆!

无数的白金光芒再次爆发,圣者思萨双手如龙,脚踏上帝之光:“上帝威能,不朽神灵,开天辟地,创造世界,万世不朽。”

嗡嗡嗡……

那白金色的光芒居然演化出来了许多长剑,激射长空,破灭亘古,刺杀进入母巢深处,进攻向那母皇。

“神格运转,诸神威能,大帝星空,战争漩涡。”

小帝知道这是圣者思萨最后的爆发,眼神一动不动,突然一指,在空中出现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石头,是大帝舍利的本体,这石头稍微一运转,立刻空中就出现一尊无边大帝,双手合十,呈现坐姿,一坐而下。

如佛祖坐莲台。

“大威光荣,大帝法言,大象宇宙,大哉真仙。”

这大帝发出来了四个声音,四个大字,一镇而下。轰隆隆,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似乎无数的鬼神在哭泣。

那圣者思萨全身都被震的支离破碎,他大吼道:“神格,这是神格,你拥有一枚真正的神格。我还以为是假的,以为是和主神号光脑一样的虚拟神格,想不到,这是真正的神格!我死也不冤枉,不过我要和你拼命到底!”

“没有用的,你的死是注定了的,可惜,你本来可以不死的,但你居然想使得江离成为你的信徒,那就冒犯了忌讳,想一想,江离是大帝舍利的继承人,真正的主人,那么他就是神的徒弟,你居然让一个神的徒弟当你的信徒?你可谓就是亵渎了神灵,你不死谁死?你如果不死,还有天理么?”

小帝张口一吸。

他的身躯变得很高大,“浴火重生,灵魂虚无,重新塑造,逆转生死。我本身是死掉的神灵。现在只要炼化了你,夺取掉你在物质界存在的根基,就可以复活。”

“死人复活?”

圣者思萨狂啸:“不!你这是毁灭掉我的根基,使得我死亡之后,灵魂都不能够回归虚空界,圣者死后,灵魂回归虚空界,然后总有一天,会重新转世,在千百世的转世中,偶尔会记忆起来一些前世的事情,那就是根基,你毁灭掉我的根基。我绝对不允许。”

人的灵魂,就是水。

水降落到地面上,就等于是灵魂从虚空界降临到物质界,化为许多人。而人死亡之后,灵魂就如水蒸发到天空化为雨点,重新化为纯洁的水汽。

地上降落的水,沾染了许多杂质,那就是人的记忆,回到天上的水,没有了杂质,等于人的灵魂记忆消失了。

人的生死,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修炼到圣者,虽然也有死亡,但是灵魂回到虚空界后,有可能保存一丝丝的记忆,在以后的千百次轮回中,记忆出来自己圣者时候的本质,这也是一种不死。

但是现在,圣者思萨如果被炼化,却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所以,他坚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何苦呢?生死只不过是假象,颠倒迷离,红尘一梦。”小帝突然叹息一声:“这世间的,都是过眼云烟,这繁花似锦,都是转瞬即逝……”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如佛祖在云端对众生当头棒喝,如天父在高空,传播福音。

轰隆!

圣者思萨全身陡然消散,是被小帝的叹息击破的。

小帝刚刚这叹息,汇聚了大梦印所有的奥妙,有击破虚无,还原真实,把物质界化为一梦的能力。

再加上大帝舍利神格的威能,这叹息根本就不是油尽灯枯的思萨可以媲美得了的。

一声叹息,圣者思萨化为灰烬。

小帝的身躯无比真实,虚空深处,无数纯净的灵魂能量呼啸而来,聚集在他的身躯上,他就要晋升为圣者,彻底复活。

他这一晋升,可就不是普通的圣者,而是那种超乎于诸圣之上的圣者。

突然。

就在他晋升圣者最关键的时候,也就是复活最关键的时候。

一个人影入侵了母巢深处,居然无声无息,出现在他的身后。这是一条阴影,若有若无,如鬼神之王,如虚空行者,可以突破各种阵法,任何阻隔都阻拦不住这阴影前进的脚步。

这阴影,如同魔鬼,出现在小帝背后之后,突然张开爪子,从后面切入,好像要对小帝进行附体。

情况危急万分。

现在的小帝,是最微弱的时候,他要复活,不能够被打扰,一旦出现问题,不但复活不成功,人也会沦落成为别人的傀儡。

“大帝舍利!”

小帝突然又是一声长啸。

他头顶上的大帝舍利发出来万重精芒,层层垂下,化为一幢神光,守护自己,那阴影要附体却没有成功,被光幢烧得滋滋滋作响。

“江纳兰,我知道是你,出来吧,不要鬼鬼祟祟。”小帝大吼一声:“我要复活,劫数重重,早就算计,你是我最大的劫数。来吧,只要渡过你这个劫数,我就可以重新回到人间。”

“是吗?你就是江离背后的圣者,居然是个死人。”

轻轻一声,那阴影化为了一个人,是个少年,面容如玉,目光如星河,在他的瞳孔深处,似乎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星河在流转,他站立在这里,隐隐约约就有永生的天歌从虚空深处传递出来,围绕他旋转。

这就是江纳兰。

江家的后辈,但现在却是江家的神。

江纳兰,第一次显现出来自己的真身。

“江纳兰,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小帝停止了积蓄力量,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我们迟早要一战的。”

“不错,我寻找了你很久,始终找不到你,还好在江离和江海洋的战斗之中,圣者思萨和我布置在江海洋体内的道术对拼,我这才根据那蛛丝马迹找到了你的痕迹,居然躲藏在这里,很好,很不错。”江纳兰背负双手,看着母巢:“母皇,虫族,这是旷世法宝。不过,最好的还是这神格,比起修真世界天意还要重要。”

“你还想亵渎神器?”小帝不屑的笑笑:“年轻人,你不知道神的威能有多强,我在的时代,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神也是人做的,一步步修炼成的。他们在弱小的时代,也不值一提。”江纳兰不动声色:“可惜啊,如果你是这神格的主人,那我今天根本就不会来,因为不是你的对手,我江纳兰虽然有吞天之势,但却知道,暂时还不能够和神媲美,可惜啊可惜,这神格的主人并不是你,而是江离,落到他的手中,那就是明珠暗投,他根本不能够动用一丁点的威能,只有到圣者,圣者的境界,才可以发挥出来一丝真正的威力。”

“你是来抢夺这神格的?”小帝把母巢缩小,足足两个月球大小的母巢居然缩入了他的体内。

“当然,这神格应该是属于我的,我得到了神格,催动力量,击溃修真世界天意,借助整个世界的力量,纳入我的身躯,修炼永生大道。”江纳兰看着虚空:“那个时候,我就是永生之神。”

“永生之神?”小灯然失笑:“我看过许多惊采绝艳的年轻人,比你强的也不少,但你这样的狂妄的却是第一个。神也是要死的,真个世界上,没有永生的存在。就算你成了神,上面还有很多路要走呢。”

“我和你说这么多干什么?”江纳兰也不介意小帝倚老卖老:“炼化了你,你也就会融入我的大道之中。”

唰!

他说话之间,在背后出现了一条大道,这大道不知道多长,多么宽阔,似乎壮丽的天河,在这大道长河之中,无数的符文在闪烁着,每个一符文,都蕴含着灵性和光泽。

“大道法则,这是你的大道法则!”小帝看见这条大道长河,不由得一愣,脸色无比凝重起来:“你居然开辟出来了自己的大道法则,这几乎不可能,这已经是圣者巅峰。”

“大道法则,乃是把自己的灵魂,化为大道。我的大道,是永生之道。我发誓要永远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不朽不坏。”江纳兰傲然道:“一般的圣者对于我来说,就是土鸡瓦狗,只有凝聚出来自己道,才算是登堂入室,整个地球人类中的圣者,只有那王超才可以和我抗衡,也是我想要击败的对象,他的大道,乃是元始之道,人间曾经有传闻,他是元始天尊转世。元始,就是一切万物初始的尽头,所有万事万物的本来面目,不过我不相信,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来吧,江纳兰。我平生经历了无数的劫,你只不过是我其中一劫而已。”小帝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