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 跳舞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3-09-09    作者:梦入神机

第一六六章跳舞

整个联谊会的大厅中,气氛很轻松,到处都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学生,有的在交谈,有的则是邀请美丽女同学一起在舞池中跳舞,增进感情,也是一种追求心仪女孩子的手段。

见雪灵上前邀请自己,江离欣然同意,两人牵着手走进舞池,开始翩翩起舞。

而洛涵则坐在旁边,点了一杯茶水,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共舞,一点都没有最开始时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了。

看来她和雪灵生死与共久了,关系又亲密了许多,在这陌生而危险的星球,她们之间也是互相依靠,紧紧联系在一起。

“江离,搂着我的腰。”跳舞的时候,雪灵突然微微侧头,凑在江离耳边说道:“你这样跳舞一点都不自然,畏手畏脚的!我一个女生都放得开,你怕什么?”

“额,好吧……”江离讪笑,被她说得更加不自在,只好手臂舒展,将雪灵的腰一把搂住,只觉得入手软软的,说不出的舒服。

雪灵也搂住了江离,两人距离进一步靠近,在舞池中晃晃悠悠,跟着舒缓的音乐慢慢舞动,姿势优美,好像两只飞舞的蝴蝶。

江离有一米九多,而雪灵也有一米八,身材极其高挑,两人搂在一起跳舞的时候,江离甚至一低头就可以看到她的嘴唇,雪灵没有化妆,全部都是素颜,不过皮肤非常的好,嘴唇晶莹欲滴,似乎一朵娇艳的嫩花,有一种让人吻下去的冲动。

“江离,做我男朋友好吗?”

突然,雪灵发出细微不可闻的声音。

“什么?”江离吓了一跳,身躯发僵,动作生硬了起来。

“我说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雪灵声音大了一些,直直盯着江离的眼睛,看起来竟有些紧张和期待。

“那……”江离迟疑着,竟不知道怎么回答,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那洛涵怎么办?”

“哼!”雪灵气的冷哼一声,伸手死死掐住江离腰间的肉,力气之大,竟使得他感觉到了剧痛:“就知道你要这么说,太贪心了。”

“没,没有的事,我只不过随口问问而已。”江离连忙解释。

“哼!不跳了,你看洛涵在那边看似气定神闲,实际上心里窝火,等得着急呢,快去邀请她跳支舞吧……”雪灵拉着江离出了舞池,走到洛涵旁边坐下,把江离一扔,嘟嘴道:“洛涵,我和他跳完了,现在轮到你了,早就看见你等得不耐烦了。”

“是你猴急吧,我一点都不急。”洛涵微笑着,给雪灵和江离倒茶:“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洛涵穿着一袭莲花暗纹的白色旗袍,倒茶的姿势极为优雅,柔声软语,嘴角挂着很浅的微笑,迷人而温柔,和活泼可爱的雪灵完全是两个性格。

雪灵端起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又气恼的将茶盏扔到了桌子上,张口哈气道:“这什么破茶,烫死本小姐了!喝口茶都这么倒霉,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是你自己心不在焉,活该被烫,怎么还反过来怪罪茶水?这茶好无辜呀好无辜呀……”洛涵眨眨眼,学着雪灵的语气说话,嘴上恶毒,却递给了她一杯温水。

雪灵把头一扭,忿忿道:“别在这取笑我了,哼,你们快去跳舞吧,我自己呆一会。”

洛涵失笑,用食指点了点雪灵的脑袋,随即对江离伸出了手。

江离本就一直都不敢说话,此时如释重负,连忙起身接过洛涵的手,向舞池中央走去。

与此同时,在大厅的另外一边,也有一小群人在聚会。

其中一双眼睛看向了雪灵三人。

那双眼睛的主人居然是吕金,和他在一起的都是强横老生成员,也不知道是什么小队的人物,个个气势不凡,俨然是大人物。

“吕金,你说的就是这个新生?非常厉害?把你都催眠了?连你4的生命力都不是对手,我才不信,他的生命力远远看去并不强。”一个老生不屑的道。

“啧啧……”又一名老生看见江离居然邀请洛涵进入舞池,也同样搂着洛涵的腰,翩翩起舞,神态暧昧,而刚刚和江离跳舞的雪灵则喝茶看着:“这新生好嚣张,居然一拖二,两个妞,比我们牛多了。”

“这两个妞不错。”

又有一名老生双眼放光:“我看得出来,似乎是没有谈过朋友的纯情妞,我上去泡一个。”说话之间,他大踏步向前,一会儿就走到雪灵面前。

“嗨,美女!”

看见雪灵在孤零零的喝茶,这老生很自来熟的上前打招呼:“学妹,你好,我叫黄西玉,请你跳支舞怎么样?”

雪灵冷冷看了黄西风一眼,语气寒冷得都可以结成冰渣:“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你还是去请别人跳舞吧。”

“是吗?”黄西风被当面拒绝,顿时脸面有些挂不住:“跳支舞都不行么?交个朋友,大家毕竟是同学,以后学妹有什么麻烦,我也可以替你解决掉。”

“不用了,我有麻烦,我男朋友会帮我解决。”雪灵看也不看黄西风,语气更加冰冷,使得对方脸色更加难看。

一个男人被这么拒绝,还有同伴在一旁看着,黄西风觉得颜面全失。

他的眼角抽动了两下,继续说道:“学妹,你的男朋友在和别的女人跳舞哦,难道你一点都不嫉妒?我看你的这男朋友挺花心的。”

说着,他指着舞池中的江离和洛涵:“哪里有聚会的时候搂着别的女生,把自己女朋友晾在一边的道理?”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雪灵正值心情不好,怎么会有好脸色,一句话差点使得黄西风吐血,被噎得不轻。

黄西风眼中寒光一闪。

“学妹,你看,你男朋友似乎要做出什么事来?”他并没有发作,而是看向舞池中跳舞的江离和洛涵,阴阴的说着。

“江离,你看一个学长在勾搭雪灵,你还不上去阻止?”舞池中,洛涵和江离跳舞,搂搂抱抱之间,也看见了那老生上前勾搭雪灵的情景,洛涵不由得笑着调侃道。

“来者不善。”江离皱眉,也发现了远处的吕金,不过他暂时按兵不动,这次的联谊会发起人是王如来,若是闹得大家不愉快,就等于不给王如来面子。

就在这说话之间,突然他眼前一黑,只感觉到洛涵突然变脸,手持一口利刃,狠狠朝自己刺来,强烈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

他大吃一惊,本能的向外一推,不过刚刚推到一半,骤然清醒,脑海中宇宙之脑猛的一动,眼前的幻象全部消失,还是搂着洛涵,什么都没有做。

“有人催眠我!”他立刻知道,别人在催眠自己,使自己产生种种幻象,刚才如果真的中了催眠,以为洛涵刺杀自己,突然爆发,把人打出去,洛涵非要受重伤不可。

而他现在一收回,洛涵整个人反而被他抱紧了一些,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胸前,发出来“嘤”的一声,羞得满脸通红,以为江离要对她做什么坏事。

“娘的,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催眠我!”

江离目光一扫,陡然一股意念刺了出去,这股意念浩浩荡荡,宛如茫茫宇宙星河之中,独一无二的大帝降临。

那黄西风双目一寒,和江离对视,彼此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精神交锋。

“你为什么要对我进行催眠?”江离以心传心,要先问个清楚:“难道受了吕金的挑拨,前来对付我?我们之间无冤无仇,这么拉仇恨不好吧,你是老生,难道就不知道与人为善的道理?”

“就是单纯看你不爽。”黄西风的精神越来越强:“好小子,一个新生居然有如此高深的精神境界和自己的道?我是小看了你,第一道思维没有奴役你的心灵,我看你能承受我第二道精神思维不?”

“你真的要和我比拼精神?”江离暗暗凝聚,发现这个老生的心灵修为非同小可,也是“大定”,并且拥有自己的道。

“那当然,这样!我们打个赌,你若是输了,这两个妞都归我!你若是赢了,不!你根本没有赢的机会!给我跪下!天罚神罡,诸神之惊叹!洪水灭世,清洗世间罪恶。”黄西风的强大精神陡然凝聚成一股,铺天盖地朝着江离蜂拥而来。

江离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滔滔洪水,朝着自己席卷而来,一切都是末日降临,那黄西风的高大身躯站立在云端,如同上帝吹响了末日的号角,开始灭世。

“跪下吧,我拯救你,让你述说有生以来的罪孽,跪下真诚的忏悔,才可以逃脱惩罚,我就是上帝,我拯救世人,也可以清洗世人的罪恶,你的灵魂是不洁的,必须要在洪水中浸泡,忏悔。”

轰隆隆的声音,如同天神之雷,震撼灵魂,在这种心灵攻击面前,任何人都不会有抵挡的行为,只能够跪下述说自己的罪恶。

“如是我闻……”江离的脑海深处突然一闪,更加浩荡的精神力冲击而出,所到之处,天花乱坠,一切洪水都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星河大帝,璀璨如歌,大手一伸,整片星空都被他抓得扭曲,牢牢把黄西风的精神抓在手上。

轰隆!

在真实的世界中。

两人精神交锋,刹那之间就分出胜负。

黄西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不停的磕头,忏悔,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是人,我做了很多丑恶的事情,我的灵魂是不洁的,十岁的时候,我就杀死了我家的一个仆人,家里动用司法关系,帮我擦屁股,说那仆人是自己摔死的。十五岁的时候,我害得和我一个作对的同学破产,最后他自杀了。十八岁的时候,我把一个女同学**……我坏事做尽,我不是人,我该死,我现在忏悔……”

他就这样嚎啕大哭,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耳光,把自己以前的经历都说了出来,所作的坏事,历历在目,每一句都声音很大,让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许多来参加联谊会的学生都是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等他涕泪交加的说了三五分钟,所有的学生就都知道了,他是被别人催眠,在这里出丑,不过有些学生在心中暗暗鄙视,此人居然有如此多的罪恶在身。

“该死!”

几个和黄西风一起聊天的老生也在观察事情变化,本来他们以为黄西风可以好好教训一下江离,让他出丑,没料到反倒是黄西风出了大丑。

一名老生就要大踏步去阻止,却被吕金拉住:“兄弟,此人精神力极强,我们去阻止反而会被认为故意挑衅,就让黄西风先出丑,我们一起催动精神力,同时对此人进行催眠,让他也出丑!”

“也好,他可以催眠黄西风,我们单个未必能够稳占上风,一起出手,把他催眠,他一个人抵挡不住我们这么多人的精神攻击!”

在场足足五个老生,加上吕金,一共六个人,相互交换了下眼神。

轰隆隆!

六股极其强横的思维波动,直接降临到了江离的脑海,想要使得他精神错乱,变成白痴和疯子,在舞会上出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