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陷害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3-09-05    作者:梦入神机

“调查我?什么事情?”

看见几个调查员走进来,江离先是一惊,随后冷静下来。身穿白色铠甲的人,代表星空大学执法队伍,这些人有的是老生,有的星空大学身战士,一个个实力很强,那白色铠甲也就是一种特殊的音速机甲,骤然爆发,连一栋大楼都可以瞬间击穿。

调查员,是星空大学一种特殊的群体,代表的是校规和法律,谁都不敢得罪。

“是关于吕金那件事情的,你解救回吕金,多有疑点,我们必须要对你展开调查。”一个白色铠甲战士走上前来,手一抖,出现一个手铐和脚铐:“自己带上吧。”

咣当。

手铐和脚铐落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音,沉重,似乎是一种特殊的金属打造,而且里面还蕴含极其强烈的电流能量。

江离认出来,这是星空大学的一种特殊刑具,带上去之后,人就不能反抗,彻底任人宰割。因为只要一动,里面就会释放出来高压电流,把人击晕。

他坚决不会戴这种东西,况且自己又没有犯罪,救人还有功劳,居然被调查?还要戴刑具。

“岂有此理,我是不会戴这种东西的。”江离心中开始愤怒,不过压抑住:“我救人有功劳,为什么还要戴这东西?难道我犯罪了?”

“有罪无罪不是你能说的,需要我们经过调查才能确定,现在你是犯罪嫌疑人,带上刑具很正常,这是我们星空大学正常的流程,难道你想被退学么?”

一个白色铠甲战士陡然喝道:“学生不遵守流程,不接受调查,首先就是取消你的学籍,你想想你辛辛苦苦考上星空大学,为这点事情前途尽毁,值不值得?”

“取消学籍?你们去取消试试看?”江离是何等人,心灵大定,经历腰斩,砍头的人,岂会害怕一个小小取消学籍的威胁?

“胆子很大!”一个战士一愣,没有料到这样都吓不住江离,不由得冷笑起来:“刺头儿啊,这样的学生很多,总是不知天高地厚!何苦呢?你既然不愿意自己戴上,那只有我们给你戴上了。”

咔嚓咔嚓!

这个战士突然爆发,全身铠甲里面的引擎爆发出来惊天动地的威能。

“慢着,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这东西我是不戴的。”江离突然把手一扬,顿时罡气狂涌,眼前一堵透明的气墙出现,轰隆隆阻挡住这个战士的爆发。

这个战士身躯不稳,居然后退两步。

“如此厉害的先天罡气?”

这些调查员都大吃一惊,他们也是强者,自然看得出来江离刚才轻描淡写的一扬手,整个房间内空气狂涌,凝聚成一起,人人都有窒息的味道。

“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江离慢条斯理的道:“调查就调查,不要弄得我好像犯人一样。我一个生命力48的学生,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你们如果还侮辱我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什么?生命力48?”那个还要动手的白色铠甲战士停止了。

星空大学新生,生命力普遍都在2到3之间。

48那在老生中都是佼佼者,他们来之前已经调查了江离的底细,绝对没有这么高。但看刚才对方稍微动手,人人都惊骇,很有可能所言非虚。

“好,你跟我们走,不用戴镣铐。”一个战士把镣铐收起来:“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调查。”

“走吧。”又一个战士对旁边几个同伴使了个眼色,上前开路,四个战士两个前,两个后把江离夹在中间,上了外面一辆飞行车。

飞行车就在这人类基地中飞行,过十多分钟,在基地里面一栋戒备森严的大楼前面停留下来,四人再次下车,把江离“押解”在中间,上楼来到一间巨大的审讯室中。

审讯室空空荡荡,前面一个方桌。

方桌前面坐着几个人。

江离心中一凛,发现其中一人正是宋树人,还有几个导师,自己并不认识,但一脸严肃,冷冷看着自己,似乎颇有敌意。

尤其是宋树人,有一种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味道。

在审讯室的中央,有一个大椅子,那是犯人坐着的审讯椅,江离也知道星空大学的校规,凡是犯了过错的犯人都要坐在上面。

一旦坐上去,浑身就被捆绑,审讯的人可以操纵这椅子施展出各种各样的刑法刺激,电流,火烧,针刺,注射……

这是对付严重罪犯的审讯室。

“报告!犯罪嫌疑人已经带到。”一个战士猛的道。

“哦?来到了?怎么没带镣铐?违反我们审讯的流程,是不是犯罪嫌疑人反抗?”几个负责审讯的导师,尤其是那老者宋树人目光扫射过来,十分凌厉。

“是,犯罪嫌疑人剧烈反抗,只愿接受询问,不愿戴上镣铐。”那个战士报告。

“把他押解上审讯椅!反抗的事情,记录下来,两罪并罚!”宋树人挥挥手。

“是!”

四个战士再次围绕上来。

“慢着!”江离站住:“我来是接受询问的,配合你们调查,怎么弄得好像犯人,我到底有什么罪?需要坐上审讯椅?”

“年轻人,安分一点!”一个导师敲击下桌子,拿出来一份件:“你的罪名很重,勾结外星土著,迫害学生,有人告发你,而且我们对大量的事实进行了推测,才来审讯你,你要明白自己的罪行。”

“笑话!”江离刹那之间,就知道有人要陷害自己。

在星空大学之中,他有仇人,第一就是江家,第二归君子导师和梦行云那一伙,第三就是这宋树人还有那个人渣学生吕金。

“我救了人,这是功劳,学校不但没有给我奖励,反而陷害勾结外星土著,迫害学生?证据呢?”

砰!

宋树人一拍桌子:“住口!我们证据确凿,容得你抵赖,江兄,让他知道什么是证据?”

“也好,先罗列出来他的罪状证据,让他心服口服,免得说我们不教而诛嘛……”最深沉的一个导师点开光脑,立刻就出现许多的字和图画,这个导师被宋树人称呼为江兄,让江离心中一震:“是江家的人!”

这姓江的导师丝毫不看江离,而是开始罗列罪名:“第一,你的导师洪黑狱,身就和土著之中厉害人物,陈天书有勾结,甚至喊过他岳父。这样一来,你就有第一重嫌疑。第二,当时土著之中那个人叫聂万雄,是陈天书的关门弟子,陈天书以无上神通,在他的体内种植下来圣胎,这样强大的力量,是不可能解救得出来。第三,我们许多导师都知道是个阴谋,所以不去解救,就是引蛇出洞,看看我们星空大学中有哪些叛徒?凡是叛徒,肯定会去解救,和敌人合谋,赢得我们的信任。第四,陈天书在聂万雄体内凝结圣胎,他随时都会监察一举一动,我们根没有把握救人,你为什么把他们解救出来,陈天书没有出手。第五,解救出来吕金,你为什么对他进行催眠?是不是因为他斩杀外星土著,而你是外星土著的人,于是心怀愤恨,想毁了他的心灵修行?”

五条罪名,条条清晰,对江离进行指控陷害,要把他陷害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你还有什么可以辩驳的么?如果没有,那就去审讯椅上坐着,把自己的罪行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我们可以对你进行宽大处理。”

姓江的导师念完罪名,背靠在椅子上,气定神闲,一幅吃定江离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

江离问。

“江海龙!”这个导师听见江离语气不好,脸色一沉,但还是回答,这是审判必须的程序,他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原来是日月集团江家海字辈的老爷子,看来这次是要公报私仇?”江离笑了:“你指控的罪名,第一条,要去问我导师洪黑狱,有事把他传进来对话?第二条,我有导师给我的一件法宝,破掉聂万雄的圣胎,解救弟子出来也没有什么。不过现在法宝已经还给了导师,你还是要得请我的导师前来对质。第三条,你们不去救人,反而怪我救人,简直是荒谬。第四条,陈天书为什么不出去,你要去问他,我怎么知道?我只负责救人。第五点,吕金来就是个人渣,他对我率先进行攻击,我催眠他还算是轻的。”

江离逐一逐条,把五点罪名驳斥得干干净净。

“大胆!居然敢狡辩!”宋树人猛一拍桌子:“把他架到审讯椅上,看他还狡辩不?”

轰隆!

一个战士立刻扑上来。

“滚出去!”

江离动也不动,就说了三个字。

这个战士一愣,完全停止动作,真的身躯在地面咕咚咚就一路滚了出去。

“催眠!”另外一个战士大吃一惊:“你居然敢对我们进行催眠?”

“你也给我滚出去!”江离看也不看,一指。这个战士也学前面一个,咕咚咕咚滚了出去。

吼!

还有两个战士突然扑上来。

但是,剑光一闪。

所有力量全消,他们停留在江离不远处,身上的机甲咔嚓一下分裂成数块,掉落地面。那坚硬的白色音速机甲,豆腐一般被切开,而且切割的地方是引擎动力源头,关键点之所在的位置。

飞剑出手了,江离只动用一口飞剑,如果五口全部动用,眼前这两个战士就成了肉渣,被瞬息之间,千刀万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