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岳父?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3-09-03    作者:梦入神机

江离对于陈天书是记忆犹新,此人在光脑通缉榜单上排名第一,但他是绝对的强者。而且江离从来没有把此人当做通缉犯,而是当做敌人中的首脑,绝世无敌的霸主。

人类对于强者都是有好奇心。

他当然是着重关注此人。

果然,此人一出现,威势近乎于神灵,从遥远天空走来,一招手就把“灵剑”收走,神通无边,超越人的想象。

满空剑气全部消除,洪黑狱和战舰缓缓降落下来,看着天空中的“陈天书”。

“导师………”江离连忙开口。

“别说话。”洪黑狱神态凝重,但没有紧张如临大敌的神态,反而似悲似喜,这种状态让江离感觉到奇怪,按照他对洪黑狱的理解,应该立刻就走,逃脱追杀,万万没有停留下来的道理。

陈天书收取灵剑,缓缓落下。

气势全消,就如一个书生,负手而立,上映星空,精神唯一,妙趣自然。

他看着洪黑狱。

两人对持,没有出手。

洪黑狱缓缓开口:“岳父。”

“什么?”江离浑身一颤,看着洪黑狱好像看见鬼一样,一个是地球人类,一个是外星球的土著,生死仇敌,导师居然喊对方岳父?他好像知道了什么,震惊一下,立刻冷静下来,真的不说话。

“你还有脸叫我岳父?我把女儿交到你手里,现在她在哪里?”陈天书仰望星空,语气虽然平静,但有一股悲愤之气。

“是我不好。”洪黑狱坦然承:“我当时太天真了,以为地球人类和帝王星人类可以相处,逐渐化解仇恨,毕竟都是智慧生命,可以共同来开发帝王星,最后我们融合在一起。”

“柔儿虽然是我的义女,但我视她为亲生,而且我还是她的师父,从小就教导她。”陈天书看着死亡谷:“当初,你和她在这里修炼,你多次被剑气所斩,还是她偷偷盗走了我苦练一百年的续命金丹把你解救回来。你还记得?”

“永不敢忘。”洪黑狱的语气也有强烈思念在其中。

恩恩怨怨,难以诉说。

“我自从那天起,就发誓,要灭掉你们天外邪魔。”陈天书的语气让江离一阵阵寒冷,不过他现在不能动,在此人面前恐怕大帝舍利都没有用。

太强了。

在星空大学很早的记载中,此人的生命力就是64,境界为胎息三重,混元息。那还是二十年前的记载。

现在看来,绝对更强。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地球人类中也有好人,害柔儿的只是那一部分而已,我会亲手杀死他们,以祭柔儿在天之灵。”洪黑狱语气变得沉静起来:“希望岳父不要迁怒于他人。”

“这是两个明的碰撞,双方注定你死我活,在我的眼中,你是侵略者。”陈天书向前一步,一股无形的威压使得江离心脏都差点破裂,他觉得整个天地都发生变化,不是精神中的变化,而是现实中的变化。

周围的重力在增加。

精神和大道融为一体,忘却智慧,一念之间,天象改变,这是“坐忘”之境,也就是天人合一!

江离立刻知道,陈天书已经不是胎息,而是坐忘。

这个星空大学的敌人,更加恐怖了。

“我希望两者彼此之间,没有隔阂,大乾帝国,名声多艰,上位者随意生杀予夺,战争连连,小柔的心愿也是希望天下太平,从此之间,江山美满。”洪黑狱继续辩论:“我们地球人类虽然现在只是侵略者,但我们的制度已经渐渐完善,一切有有法可依,上位者不能随意残杀百姓。虽然整个人类社会的法律还有漏洞,不过这一切都在改变,小柔当时也不得不承认,大乾帝国的封建统治远远不如我们地球人类明。”

“多说无益。”陈天书一挥袖子:“你们地球人类,也会逐渐走上我们的路,这是力量决定的,一部分力量强大的人,会成为神,而下面的人都是蝼蚁,这也是宇宙的真理,神龙不可能和蝼蚁论平等。”

“岳父终于突破了胎息,进入坐忘。以自身印天心,这次又得到一口灵剑,看来是想对星空大学基地发动绝地反击?”洪黑狱转移话题,他知道辩论人类社会的优劣根是徒劳,各自心中有各自的道。

“不得不说,地球人类的确是强大,不过肯定有盛极而衰的时候,有一件秘密我告诉你也无妨,你们现在地球人类在入侵一个更加强大的修真明,所有的高手都去了那个大陆。不过,那个修真明的几位老祖来到帝王星上,声东击西,摧毁你们地球人类高手的摇篮,也就是这星空大学,使得你们后继乏力,只要星空大学没有了,地球人类百年之中,再也难以培养出来绝世强者吧,浩瀚的战争,即将开启,我们也将会绝地反击。到时候你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吧。”

陈天书衣服随风而动,江离可以感受到他体内的狂潮,随时都要爆发。

这位书生,真的要对地球人类展开绝地大反击了。

“不管怎么样,我始终选择在地球人类这边。”洪黑狱道:“虽然我因为小柔的死,有的时候想投靠你们,也灭掉地球人类,但我后来知道,我的根在这边。我只会斩杀害死小柔的仇人,不能迁怒于别人,人人心中都有地狱,会因为仇恨,把地狱的场景,在物质界显现出来,从而成魔,我的道,是让人人心中的地狱消失。”

“道不同,不相为谋。”陈天书再仔细的看着洪黑狱:“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你?”

“这个岳父你就不必要问了。我不知道死过多少次。”洪黑狱笑了:“十方地狱道,岳父也知道这门武学究竟是什么。”

“这是你弟子?”

陈天书不再威胁,转眼看过江离,缓缓开口,江离顿时觉得心灵似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手足无措,好像小学生看到最严厉的老师,不是他心灵不坚定,而是对方太强,除非江离到常定,否则都有会各种负面情绪。

“是。”洪黑狱就说了一个字。

“很不错,不过不像你。”陈天书好像一个长者走过来,江离身躯连后退都无法,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走到自己面前。

陈天书和自己一样高,但江离觉得他非常高大伟岸,自己仰望都看不到他的面容。

“年轻人,你很不错,我知道你。”陈天书拍拍江离的肩膀:“你居然从聂万雄身上夺取走了圣胎,我想这种事情,只有洪黑狱的弟子才做得出来,那圣胎是我的,你身上的那件法宝也很神奇。”

说话之间,陈天书一抓。

大帝舍利就从江离身体中飞出,落到他的手中。

陈天书看着这枚舍利,上下打量,却仍旧没有一点端倪,输入灵气,石沉大海,运用精神,还是石沉大海。

就是一枚坚硬的普普通通石头,或者是一块坚硬的骸骨。

“天心即我心。”

陈天书突然长啸一声,立刻之间,天上星空似乎越发璀璨明亮起来,似乎有一点星光如线,照射下来,深深刺入大帝舍利之中。

轰隆!

陈天书整个人一震,脸上显现出来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看到什么可怕而恐怖的东西,屈指一弹,又把大帝舍利还给江离,过了很久才恢复精神。

“诅咒……”他长长叹息一口气:“不祥之器,这是不详之器。诅咒不可化解,年轻人,这东西你最好扔掉,或者封印起来,不能再用,再用下去,你的灵魂会和他产生纠葛,越来越深,到最后不能自拔。你现在修为还浅,和这东西纠葛不深。”

“这个我知道,我会化解其中的诅咒,世间有情众生,心心相印,彼此理解,可以化解一切仇恨和恩怨,天下没有解不开的恩怨,也没有解不开的诅咒,我愿一力承担。”江离这个时候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有他的道。

“年轻人啊,不知天高地厚,我当然也是如此,等你以后明白就晚了。茫茫宇宙,我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没有人是主宰星空的大帝,再强大的人物,也要归于虚空。”陈天书摆摆手:“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可惜一切都会被雨打风吹去,年轻人,大劫将至,你好自为之。将来,你的路,也许会到我们这边。”

嗖!

说话之间,陈天书身躯缓缓上升:“洪黑狱,还有一段时间给你选择,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弟子,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希望你在这段时间想通一些事情变化,投到我这边来。”

他到了高空,突然凭空消失。

这已经不是音速,而是一种瞬间移动。

良久之后,江离才恢复精神,开口说话:“导师………”

“岳父还是这个样子。”洪黑狱叹息一口气:“他其实质还是一个书生,无论多强大,都不曾改变,他不是枭雄。”

“他所说的大劫?”江离道:“难道,真的星空大学基地会被攻击?”

“这应该是真的,他不会说假话。”洪黑狱丝毫不怕:“不管怎么样,你自身要强大!开始训练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