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离间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5-01-02    作者:梦入神机

江纳兰本身很特殊,乃是真正的反面力量,正是因为此点,江离才抓住机会,让他产生出来更多的怨气,成为怨念之王,从反面推动无限世界的成长。

有了江纳兰不停轮回产生的怨念,无限世界灵活多变,深得其中三昧。

江纳兰越是痛苦,无限世界就越是灵活。

江离本来的无限真谛,世界大同,那种意境使得无限世界稳重,沉甸甸,现在加上了江纳兰的怨念就多了一份轻灵。

这也是江离参悟出来的无限玄奥之处。

而且,他现在获得了江纳兰身上三分之一反面力量。等于是拥有了无限之门六分之一的控制权。

江心月现在的控制权最多,等于是六分之四,缘分之王是六分之一,江离是六分之一。

不过,江离因为获得了无限之门核心的认可,从额外获得了无限之门更多的自由权力。这倒是江心月也不能够掌握的。

“果然神妙。”洪黑狱也现了现场的神妙之处,现怨念居然也可以这么用:“这下我们的无限世界只怕是可以称霸了,诸多霸主都要被我们所降服,我们展成混沌大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点是自然。”江离觉得理所当然,“我们若是连混沌都不过,那也不用混了,无限世界在将来,肯定比混沌要大,第一步就是降服诸多霸主,除此之外,我还要进入无限之门一趟,把那个巢穴中的远古封印诸多霸主也一一融入无限世界。这样才可以保证无限世界为霸主第一的位置,扩大力量之后,养育更多的众生。”

在无限之门深处的那个空间中,封印了千百万的上古霸主,这些霸主才是最丰富的资源,最小的力量都有数万个轮回,乃至于数十万个轮回,几百万轮回的,甚至上千万轮回的霸主都不是没有。

如果能够把这些霸主都全部融化进入无限世界深处,那么江离的修为就会一举越混沌,神秘城堡,成为第一。

以这个威能,降服诸多霸主那就方便了很多。

对于脱有很大的帮助。

不过现在想要获得这些封印的霸主尸体还是有些困难,因为此地被缘分之王面具青年和江心月所掌握了。

当然,他们两人也各怀鬼胎,不能够相互配合,如果两人达成协议,狼狈为奸的话,那还真的可以瓜分掉那些霸主尸体。

霸主尸体上面有无限神咒的封印,其中更有江离的一部分感应在其中,缘分之王面具青年和江心月要破掉的话,肯定会惊动江离。

况且江离现在获得了江纳兰三分之一的力量,对于无限之门的控制权进一步加强,任何人都不可能无声无限瞒着他在无限之门深处做另外的动作。

但他想获得那些霸主尸体却也近乎不可能。

毕竟现在大部分的控制权都在江心月的手中。

好在江离另辟奇景,江心月也不能够为所欲为。

无限之门深处,那充满了霸主尸体的空间内,江心月和缘分之王面具青年还在谈判。两人始终不能够达成协议。

“江心月,我们联手把这里的霸主尸体全部炼化如何?”缘分之王面具青年对于这里的霸主尸体也垂涎三尺。

“除非我们两人联合起来,施展出无上神通,把江离的控制权驱逐出去,否则的话休想动这些霸主分毫。”江心月道:“不过说实话,缘分之王,我并不相信你。你肯定也是图谋不轨,心怀剖侧,想要夺取我的力量。”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面具青年笑起来。

“别争辩,你我心知肚明,我们只不过是貌合神离而已,现在是有江离做为压力,我们才能够勉强合作,一旦江离的威胁失去,你就肯定要对我下毒手,我太了解你了,大约你不知道,我自从激了自身力量,又获得江纳兰的力量之后,对于无限之门的参悟却就远远不是任何人可以比拟的,你想的什么,到底要做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江心月笑笑,双眼似乎可以看穿面具青年的任何想法。

“你说得对。”面具青年也知道真的无法隐瞒过江心月,“不过现在江离不是没死么?其实你我也都知道,想要江离死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也许直到最后一刻,他才会死亡,所以我们现在的争斗和相互猜忌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

“我可以和你合作,你不一定会和我合作,你没有诚意。”江心月似乎在寻找机会,也要从缘分之王的身躯上获得好处。

“那你要怎样才能够相信我。”面具青年也不恼火,他不想激怒江心月,而是一心一意要合作。

“很简单,你把吸收的江纳兰三分之一的力量给我,我把无限之门深处的这些封印霸主,一半给你,如何?这样公平至极。”江心月想出来了自认为两全其美的办法。

“哈哈哈哈……”面具青年大笑起来:“心月啊心月,你实在是太任性了,我如何能够相信你?这三分之一的反面力量是我控制无限之门的关键,不可能给你。”

“那咱们就没得谈了。”江心月摆手:“无限之门是我的,我现在掌握了大半的控制权,而且这门户本身就是属于我的,不属于你,你强行抢夺缘分,已经有了很严重的业果,恐怕将来还是得要还回来,不但于此,更要付出更多的东西,你是缘分之王,应该知道缘分不属于你强行掠夺的严重后果。”

“不,这是我从江纳兰身上获得的力量,他已经把力量给我了。”面具青年道:“现在,这力量属于我。”

“是吗?”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递过来,是江离再次出现了:“缘分之王,你答应过江纳兰的事情,是要解救他,他的力量才给你,现在你并没有解救他,他还是在我的手上轮回,每天都在最深层次的痛苦之中,可谓苦不堪言,你食言而肥,所以力量不该归你,倒是我没有杀死江纳兰,还留下他一条性命。这力量反而是我的,我已经看见了虚空之中的那缘分,你身上的力量和我无限世界的力量相互联系,只要我催动,你那力量就会落入我的掌握之中,但我也顾忌你的缘分之力,怕和你两败俱伤,不如我们之间做个交易如何。”

“哈哈哈哈……”缘分之王面具青年大笑起来:“江离,你居然要和我做交易?你知不知道,我要彻彻底底杀了你。我们之间并没有妥协的可能性。”

“那你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江离叹息着:“我不会杀任何人,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仇怨,你看江纳兰,现在也还活着,在轮回之中锻炼,只要他有朝一日没有了怨念,同心同德,一样也是无限之人,缘分之王,你也是一样,我们的生存是有意义的,绝对不是相互吞噬和杀戮,而是相互心心相印,化业为道,如果你能够和我同心协力,我倒是愿意把无限之门都给你,如何?”

“你说的可是真的?”缘分之王面具青年站立起来,他感觉到了江离不是欺骗。

实际上,他深深了解江离,到了江离这个境界,已经不是欺骗,所有的一切都光明正大,风光霁月,没有半点的私心,正因为如此,他才无懈可击,因为他的道和计划,容纳不得半点私心和欺骗。

如果是他,江心月,混沌,元始天王等等霸主存在,倒是无所谓,可以欺骗,诡诈,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不需要和众生同心,自然也就不需要在意众生的想法。

“我的情况你也了解,就不必多说。”江离也不做过多的解释:“我和你谈条件,就是把无限之门给你,实话告诉你,没有了无限之门,我还是无限,无限之门没有了我,那就不是无限。你们都在争夺无限之门,我却越了无限。这就是我比你们强横的地方。所以对于我来说,无限之门给你也没有什么。”

“你说的话自相矛盾。”江心月脸色冷酷,冰霜雪寒,她知道事情很严重,江离如果拉拢了缘分之王,那她立刻就死无葬身之地,下场比江纳兰好不了多少,想想如果和江纳兰一样,日日夜夜都受轮回之苦,生生世世不得解脱,她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落得个清净。

“怎么说。”江离知道江心月对自己仇深似海,不可化解,怨念比江纳兰还要深刻,不过此时此刻是口舌交锋,所以就不必动手。

“你既然说无限之门可以给缘分之王,为什么又要他身上的那三分之一反面力量?”江心月抓住江离的弱点,竭力不使得缘分之王投靠向对方。

“很简单。”江离侃侃而谈:“因为缘分之王想要掌握无限之门,凭借他现在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要把那三分之一的力量给我,再和我合作,使得我的无限世界和缘分合璧,才可以升华无限之门,把你身上的力量彻彻底底剥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