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抓住审判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12-30    作者:梦入神机

有些话不能够乱说,一旦说出口,就必须要还的。

江纳兰还没有这个觉悟。

他本来指望面具青年缘分之王是救命稻草,随口应承他一下,等他救出来自己之后再施展无上绝学,利用无限之门,把缘分之王镇压,夺取他的力量,恢复本色。

本来江纳兰就把誓当放屁,出尔反尔,阴谋反水,食言而肥是平常之事,刚才答应的事情,立刻就可以推翻,因为这个天地已经没有人可以制约他了。

可惜的是,对方是缘分之王,掌握一切缘分和奇遇,只要你随口答应,立刻就视为和缘分签订了契约,气机所感之下,不答应也要答应。

签订了契约,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能够反悔?

所以江纳兰体内的能量大量流失,他后悔不已,却也没有机会了,只能够苦苦挣扎,“该死的,缘分之王居然如此厉害,气机所感之下,就能够把我彻彻底底夺取,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江纳兰尽管平时足智多谋,千万算计,但到了现在仍旧是觉得几乎已经绝望,但他心中强烈的恨意涌现出来:“我恨啊,江离,江心月,缘分之王,你们要死,都得死!”

这个时候,江纳兰体内的能量已经流逝了接近三分之二,江心月夺取走了三分之一,缘分之王也夺取走了三分之一。

“很好!”

江离也预料到了这个变化,从江纳兰信口开河开始,他就知道此人完蛋了,在缘分之王面前承诺,想施展阴谋诡计?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被人抓住了口头上承诺的缘分,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但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江纳兰体内的力量被人夺取走。

这股力量对于无限世界芸芸众生来说,至关重要。

“无限神拳,无限救赎!”

江离的背后突然出现了光环,他双手结出来复杂的印记,体内无限的力量在沸腾,这股力量既和无限之门结合,又衍生出来全新的变化,无限之门内部的本源似乎也感觉到了江离的这股力量,它在欢呼,在雀跃,似乎是小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怎么都不肯放过。

“无限之门,他们都是要掠夺你的力量,继承你的力量,而我不同,我是要提升你的力量,你本身是有意志的,不过这意志不是人的意志,而是对于好坏的判断,对于自身存在与否的审视,我相信你能够了解我所作的一切。”

江离的意志,渗透进入无限之门的深处。

顿时,他就引起了无限之门的共鸣。

他说得没错,无论是缘分之王面具青年,还是江心月,甚至是元始天王,神秘城堡,对于无限之门都是掠夺,收取,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想让无限之门升华,也只有他才会兢兢业业,研究无限,聚集众生之智慧,演化出来更加高深的无限之道。

如果无限之门能够判断好坏的话,肯定会选择他。

果然,就在他的意志渗透的刹那,无限之门深处果然涌出来一股伟岸的力量,直接就加持在他身上。

虽然这力量很短暂,断断续续,但的确是无限之门的本来意思。

从本能上来讲,无限之门认可江离,这是真实的,不可能有半点虚假的。因为江离的理念,江离的修行,江离的无限世界,都是真正可以使得无限之门升华的东西。

不过,无限之门的力量还有一部分在江心月,江纳兰,和缘分之王的身躯上,束缚没有解脱。所以力量断断续续,加上无限之门曾经受过损伤,自然就无法给予江离更多的神力。

不过,就是眼前这些神力已经足够了。

江离没有出来半点声音,就是一招手。

噼里啪啦!那江纳兰身上所有的压力都解除,真正落入了他的手中,然后他转身一步,就踏出了无限之门,消失不见。

他把还剩下三分之一力量的江纳兰抓住了。

下一步,就是抽取他的力量,然后把他带回去审判。

江纳兰代表着的是反面力量,如果能够和江心月相互配合,那就真的有鬼神莫测之无上玄妙。可惜的是,现在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机会,他浑身上下的力量分成了三份,其中一份落到缘分之王面具青年的手中,还有一份在江心月手中,最后自然是落入了江离手中。

“可恶!”

看见江离遁走了,面具青年缘分之王出诅咒,面对江离的修为其实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够看着他逃走。

而江心月面无表情,似乎进入了某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江心月你这次似乎已经赚大了。”面具青年缘分之王道,他的语气之中有一些嫉妒,虽然他得到了三分之一江纳兰的力量,也可谓是分到了无限之门的一部分控制权,但远远不能够和江心月比。

江心月本来就拥有一半的控制权,获得了江纳兰三分之一的力量之后,相互融合,那就是绝对控制权了,现在的无限之门内部可谓就是江心月的地盘。

在这门户深处,江心月就是不死之身。

“一般一般,如果你能够把那三分之一的控制权给我,那我就真正的离掌握无限之门只差一步,不知道你给不给?其实这东西留在你的身上也没有什么用处,你也无法控制无限之门,不如给我,我们做为交换条件?”江心月睁开眼睛,修为高深莫测,似乎已经看穿了缘分之王的来历。

面具青年缘分之王也暗暗心惊,现在他根本无法掌握江心月的修为,似乎在无限之门深处江心月就是无敌的。

轰隆!

他双手打出来种种印决,居然也是无限神咒,但却黯淡无光,根本催动不了其中的任何元气,最终他停下手来,知道自己和无限之门没有缘分。

“没有用的,江离能够催动无限之门,是因为他的确把无限升华了,甚至我都无法把他驱逐出去,他得到了无限之门最核心的本源之渴望和赞美。”江心月道:“除非是杀了他,才可以使得无限之门断绝念头,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了心的想法,不想他这么快就死,等他真正找出来了无限之门脱的方法,我这才控制无限之门,彻底杀了他。那个时候,我的力量就会到达顶点,修成无上之正果,无上之神念。”

“你想借助江离?我告诉你,这个想法十分的危险,别说他现在才是气候小成就如此难以对付,等他气候大成,恐怕你我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缘分之王面具青年道。

“无妨,现在我们也没有杀他的好办法。”江心月道:“你难道有什么万全之策?”

“我也杀不了江离,他已经差不多是无生无灭,既不是存在,也不是不存在的境界了,想要杀死他简直千难万难。”缘分之王道:“哪怕是你控制了无限之门,也无法杀死他,不过无论怎么强大,这个世界上,总有东西可以把他彻底消灭。”

“什么东西?”江心月问道。

“那就是囚牢的本质。”缘分之王:“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大囚牢,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谁都看不清楚,也许没有世界,需要我们自己去开辟,也许一旦离开了囚牢,我们都要死,但在囚牢之中根本没有丝毫能量的存在,我们随着岁月的流失,最终会化为灰尘,所以必须都要打破囚牢。”

“你是说,我们激囚牢的本质,来借刀杀人。”江心月道:“如何激囚牢的本质?”

“说来话长,也许你对这囚牢的本质了解不是很深刻。”缘分之王面具青年来:“不过,随着你了解无限越来越深刻,你就会知道的,看来我要和你长长谈一下条件。我告诉你,无限是脱离囚牢的唯一方法,因为这门户是个囚牢的漏洞,甚至说是囚牢的门户。”

“是吗?我倒是想和你多多交流,提升下修为。”江心月知道面具青年缘分之王神秘莫测,她当然想从对方的口中套出来很多东西。

此时此刻,江离已经带着江纳兰进入了无限世界中。

砰!

在那最中央的祭坛上,他随手一丢,江纳兰就丢入祭坛之上,然后无限神咒凝聚成了绳索,把他捆绑起来,图腾柱冉冉升腾而起,江纳兰就被吊在了图腾柱上面。

嗖嗖嗖….

高层全部来了。

洪黑狱,珞风,梦纸鸢,华六道,甚至还有地球上当年的许多老人,都已经是无限世界的管理层。

当他们看到江纳兰被吊在柱子上的时候,都感慨万千。

“纳兰兄,你是何苦一定要和我们作对呢?当年我们都是人类的圣者,你甚至是第一高手,佼佼者,也做了许多为人类扫清障碍的事情,为什么后来就突然性情大变,一心一意要灭绝人类呢?”华六道是老资格的人类圣者,当年他和江纳兰并列,可谓是一时瑜亮,为地球人类最高等级的几尊存在,他最清楚当时的江纳兰是什么情况。

“华六道,时过境迁,今天我落入了这小畜生的手中,随便你们怎么炼化。”江纳兰摆出来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