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一语离间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12-11    作者:梦入神机

江离和元始天王因果化解,自身修为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也乘机窥视到了对方的奇遇到底是什么,那座看不清楚颜色,看不清楚形状的古怪城堡,处处都是透露着神秘和无敌。居然不在混沌之下,却又不是永恒,难道天地之间出现了第四个级巨头?

这囚牢之中,三大巨头,无限,混沌,永恒。地位然,就如上古三皇,分庭抗礼,当然无限是更特殊的一个。

除此之外,任何强大的存在,都不可能过这三尊级霸主,什么七彩眼球,灰暗眼球,虽然力量几乎有数十万个轮回之多,但也就只能够乘着混沌还没有苏醒在这里搅乱风雨,如果混沌真正苏醒,那这两大眼球避之不及。

“江离,别以为你就赢了。”看见江离化解因果,气质然,修为再次节节攀升,元始天王脸色很不好看,但就这样阴沉了一个呼吸,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出现神秘莫测的笑容,“不过,从这点也就看出来,你不是无限,既然你不是无限的话,那就有了希望,我们脱离囚牢,脱到那不可思议之境界中去。”

“不错,我就是那变数中的变数,但是无所谓。我可以带领人们一起脱,你和我不会有任何的冲突,加入无限吧。”江离还是在劝说元始天王加入,并没有敌对的情绪,不过这是最大的计策,只要元始天王心中有丝毫的动摇,刹那之间,气机所感,他就完全可以窥视出来元始天王内心深处的诸多秘密,还有那城堡的无上秘密。

这就是人心变化,相互吸引,乘机而入,无孔不入。

现在江离再度进步,已经是操纵心灵变化的无上高手。

哪怕是元始天王心机深沉,仍旧不是他的对手。

“我是不会加入你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在欺骗?其实想要脱是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把这囚牢之中,所有的东西都全部吞噬,容为一体,就可以脱了,大道其实是最简单的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元始天王道:“你想的东西太复杂了,又是收集众生,又是教导众生,又创造出无限,又是脱离无限,搞各种事情,简直就是在作茧自缚,你的道,是复杂的道,注定无法成功,我的道,就是简单的道,非常简单,把所有的存在都吞噬,炼化,然后浓缩,浓缩,压迫到最小的一点,过了那个极限,一切都失去了意义,那样就是不可思议,绝对可以脱。”

“想法很好,不过没有验证过,无限曾经也想吞噬诸多霸主,却并没有能够成功,最后反而遭遇到了一股力量,最终被反噬,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江离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就是为元始天王在解释一系列的事情,他这样的话语,沉稳有力,心灵坚定,每个字都可以打入人心。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使得元始天王的心灵深处产生细微的涟漪,随着涟漪越来越波动,汇聚起来,引起共同震荡,就会成为巨大的波浪,最终颠覆和淹没元始天王的本身。

元始天王似乎也注意到了什么,一皱眉:“江离,你现在的修为似乎到了某种程度,说话之间,每个字都在向我进攻,进攻我的人心,倒是真有些手段,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动摇我的心,我必须要吞噬诸天,吞噬所有霸主,然后施展最元始的极端变化,打入最深层次的次元之中,修成至尊无上的地位。”

“也好,那就随便你,我不能够把你怎么样。”江离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平和起来,“我和你之间已经了解无数年月的因果,我现在修为到了最强的境界,哪怕是你背后有神秘力量,也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对于你的任何动作我都没有意义。”

“你就如此之小看我?”元始天王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但他语气却是有些喜欢,也不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到底是什么态度:“可是你想放过我,全身而退,我却不想放过你怎么办,你虽然把我算计,但我也乘机知道了你的实力,要知道,你如果是无限的话,我还真的无法对付你,但是你不是无限,固然变数就非常之多,但也就失去了无限那种威能,我现在的力量完全可以镇压你,就在你刚才虽然解脱了我们之间的因果,但一天在这个囚牢之中,随时都会再度沾染上红尘因果,要知道,在淤泥之中,就算是你洁白无瑕,也会时时刻刻被沾染,是逃不掉的。”

说话之间,元始天王的头顶上就出现了许多鱼鳞云霞,四面扩散,把天地都笼罩起来,形成了巨大的结界,布置下来的天罗地网,要把江离彻彻底底镇压在其中,这是他计划好的事情,其实他早就想好了今天的事情会失败,于是就有第二套镇压方案。

“道,你可以出现了。”

在他布置好之后,他的声音很淡然,似乎在召唤帮手。

“我早就在这里了,在观看各种变化,想不到你必杀的手段,利用因果剥夺无限之主的无限并没有成功,反而是帮助了他。”一个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相貌高古,清奇无比,全身都散出来飘逸不群的气息,乍一看,有点类似于正气君子,儒门圣人,但是看久了就会现此人空无一物,悬挂于虚空,大可以掌控诸天生灭,小能够影响微尘逐流。

这就是“道”。

江离曾经看见过道。

不过这道变化万千,当初的形象和现在又不同,甚至相貌,形状都完全不一样了,但江离可以抓住那核心本质,无论“道”怎么变化,都是那个形象,根本不会有任何变化和展。

这就是俗话说的“烧成灰也认识你”。

道一出现,气氛陡然紧张起来,这就代表着大战开始了。

江离和道并没有什么缘分接触,所以他看上去,此人背后莫名其妙就是一团黑暗,伟岸的能量从那黑暗深处涌动出来。

那能量虽然浩瀚,却不如元始天王的强大,但也似乎过了七彩眼球和灰暗眼球。

由此可见,道也得到了很大的奇遇,可惜的是不如那神秘城堡,元始天王背后的神秘城堡简直如天地霸主,直追无限。

他的野心很大,似乎要建立第二个混沌,第二个无限,第二个永恒,成为三大级霸主之外的第四霸主。

“怎么?你们两人想要围攻我么?”江离笑笑:“想不到你们各怀鬼胎,还想联合,别在和我联手之间就各自攻杀,还有,道,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我知道你得到了奇遇,但这个奇遇和元始天王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元始天王的背后,是一座神秘的城堡,那城堡的力量,几乎不在混沌之下,如此的力量,你能够抗衡?我看他是在利用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献祭,甚至碾压成齑粉,什么道,都是反掌之间就可以捏碎的存在。”

说话之间,江离陡然一动,顿时道就看见了再元始天王的背后出现一座城堡,这城堡的力量,使得混沌的本源都颤抖起来。

“这城堡!”道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料到,元始天王居然如此之强。

元始天王在他的心中,一直是和他分庭抗礼的存在,两人谁都奈何不了谁,从太古时代就开始在明争暗斗,一直都是出于了最平衡的地位。

但是,现在的变化居然是这样,元始天王一直在隐藏,其实远远过了他,只不过是怀着某种目的,扮猪吃老虎而已。

道也不是等闲之辈,只要一看那城堡,就彻底知道,自己被欺骗了,根本不是对手,原来元始天王一直是在玩弄自己,随时都可以把自己弄死。

“你,你是怎么现我背后力量的。”元始天王的惊讶还在道之上,他没有料到,自己隐藏非常深刻的东西,就这样被江离挖掘了出来。

轰隆!

道变化了,他靠近江离,出友好的信息:“尊贵的无限之主啊,我原来一直被欺骗了,元始天王是猫捉老鼠似的玩弄我。现在,我和你联合在一起。对付元始天王,我会加入无限。”

道此人也是强大,当机立断,瞬间做出来选择,这是他的心理在刹那之间最佳权衡。

因为江离有信誉,无限世界至今还没有一个投靠的被他杀死和献祭,江离的理想和秩序,都光明正大,如日月中天,光明磊落,一切都按照他的秩序来办事情,而元始天王就不同,绝对会吞噬一切有价值的存在。

这样和元始天王对付江离,根本不划算,如果两人平起平坐,还倒是有一些勾心斗角的余地。现在根本就是被对方吞噬的下场。

就是一句话,江离就把强大的道,从敌人变成了自己人。

“你到底是怎么现我背后力量的。”元始天王声音变得凌厉起来。

“很简单,因为我知道了你的一切。”江离道:“在刚才,我们解开因果的时候,你已经对我没有了秘密。”

{人在香港,诸事不便……}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