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章 三方夺舍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11-14    作者:梦入神机

按照正常情况,江离是不可能对付得了“灰暗眼球”,两者比较起来,无论是精神意志,还是威能和力量,两者都不在同一等级。

但这不意味他就会死,就会彻底被夺舍。

混沌那么大的能量都无法炼化最强者的烙印,更何况是“灰暗眼球”?

论力量和神妙,“灰暗眼球”不如混沌,而论意志之坚定,最强者的烙印不如江离。江离参悟了许多最强者烙印,已经精通了其中那不朽,不灭,不死,不腐,不坏各种真谛,如果单凭是自己现在的修为,凭借他参悟的200条无限法则,混沌就算是灭掉了所有人,也灭不掉他。

当然,他还要进步,因为他要带着所有众生一起超脱,他现在还保护不了所有众生。

而且,他在进步,混沌也在进步。

混沌经历了十二万九千六百次轮回,这是最后一次,一旦完成,就有无法想象的威能,谁都不知道,混沌到底会晋升到一个什么层次,但是唯一的事情可以肯定,那就是最强者烙印肯定会被炼化,所以江离现在也不保险。

“好,太好了,我们成功了,把江离这小畜生引出来,让他吞噬那眼泪,却就被灰暗眼球夺舍,现在,我们就把七彩眼球和混沌的压力也都降临到他的身上吧,这么多的强大存在相互争夺,肯定能够把他直接撕裂,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江纳兰笑了起来。

他看见江离突然在空中站立不动,全身僵硬,全身涌起来灰色云雾,就知道被“灰暗眼球”开始夺舍了。

他虽然狠想杀死江离,但也不想“灰暗眼球”夺舍江离成功,因为他现在是“灰暗眼球”在混沌内部主世界的代言人,如果“灰暗眼球”夺舍成功,那还要他这个代理人干什么?不就是死路一条?

最好的办法就是,很多强大存在一起夺舍江离,相互争斗,最后江离死亡,而那些强大的存在也两败俱伤,让江纳兰占据到便宜。

“好,我这就开始祈祷。”江心月立刻就知道到底要怎么干。

江纳兰阴险毒辣,江心月也不差,如果她脑袋笨的话,又怎么可能修炼到现在这个境界?还没有被江纳兰暗算到死?

“伟大的七彩眼球啊,来自混沌之外的无上存在啊,你现在的真身,是不可能降临到混沌之中来的,你必须要找个夺舍的躯壳,但是普通的躯壳根本不能够容纳你的威能,也不能够使得你最终夺取混沌,眼下只有一个存在能够使得你的威能和意志到达最大,那就是无限之主江离,他是承载了无限大道的最强精华,你只有夺舍了他,才可以利用他的身躯和气运,进行自己的计划。”

江心月在祈祷。

她的内心深处涌出来了无数符文,沟通那七彩眼球。

七彩眼球的意志自然也就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它几乎是在同时,从混沌之外的本体上激射下来一道神芒也注入了江离体内,江离现在是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够承受,七彩眼球也要夺舍江离。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江离的计划之中,他本身就把自己当做了棋子,勾引出来各种太古大能,得到他们的智慧和经验不说,还要勾引无限出来。

七彩眼球把意志和威能注入他的体内,他不但没有更加难受,反而轻松起来,这就等于是两虎争斗他一个人,反而使得他在夹缝中求得了生存,两股力量在他的体内相互撕扯,顷刻之间他的身躯就稳定下来,处于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混沌降临,天道无双,无限之主江离啊,你屡次三番挑战我的威严,现在就成为我的傀儡吧,混沌之子不是别人,混沌之子就是你,我说谁是混沌之子,谁就是混沌之子。”这个时候,混沌的意志也出现了,那意志化为一张人脸,居然和江离一模一样,然后进入了江离的身体。

如果要夺舍的话,混沌毫无疑问是最便宜的一个,因为江离本身就是混沌内部诞生出来的存在,在上次,它甚至缔造出来了另外一个江离,这就是对江离的气息熟悉到了一定程度才有用。

所以,他的夺舍方法很怪异,先是变化出来一张和江离一模一样的脸,入主了对方身躯,随后混沌风起云涌,满空都出现了江离的影子。

这些都是江离的复制体,和江离一模一样。

甚至还有江离无限大道的气息,无限法则也都历历在目,全部融入了江离的身体。

一时之间,众人都在急速后退。甚至连元始天王,还有“道”都停止住身躯,免得被杀死,毕竟现在是三尊太古大能的博弈。他们都是小角色,游离在巨无霸之中的蚍蜉而已。

哪怕是“元始天王”所向无敌,面对混沌和七彩眼球,灰暗眼球,仍旧是大象对蚂蚁的区别,因为一个是人,一个是亘古以来就存在的伟大之灵。

人又怎么能够和混沌媲美?

混沌无敌,天道宛然。

“江离这次危险了。”

在遥远的时空深处,无限金丹的光芒都黯淡了下来,梦纸鸢,洪黑狱,珞风等人在紧紧守护世界,观看远处的变化,他们没有轻举妄动,因为江离现在生死未卜,他们都沟通不上江离了。

本来,无限世界是江离一手缔造的,他的气息遗留在其中,本源雄浑,哪怕是他的身躯在外面泯灭,在无限长河之中都可以重生,但是现在,如果他死了的话,连重生都不能够,这是七彩眼球和灰暗眼球,还有混沌暗中施展冥冥中的大神通,把他本源给遏制住,只要灭了他的魂魄,因果牵扯之下,所有携带他气息的东西,都会归于那个夺舍的存在,也就是说,无论是混沌还是双眼夺舍成功,不但江离要死,就算是无限世界也要毁灭,那些众生,连梦纸鸢等人都不可能有脱身的机会。

“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动作?一起催动本源,发动最大的战争祈祷,为江离加持?”洪黑狱道。

“不,我们静观其变。”梦纸鸢对江离很有信心,“我们现在动,其实也帮助不了江离什么,我们的力量加起来对于混沌来说,还是太弱小,三尊存在哪怕是其中最弱小的一个捏死我们都等于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当务之急,我们干我们的,发展实力,壮大本源,扩张无限,传递真谛,这不是我们的战争,而是江离的战争。到了这个份上,任何力量都不起作用,起作用的乃是自己的意志,他要学习最强者的烙印,哪怕是经历诸般轮回,也岿然不动,不被杀死。”

“江纳兰,你说江离会不会死。”江心月一面后退,一面紧紧注视情况。

“死定了,哪怕是他奇遇再多,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也必死无疑。”江纳兰道:“七彩眼球,灰暗眼球,混沌,三大至尊无上,近乎于举世无敌的力量夹击,你觉得有人能够承受不?”

“那倒是。”江心月点点头:“不过事情似乎脱离了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原本是要让混沌,七彩,灰暗双眼两败俱伤,我们从而得到力量,修成无边无量的存在,但是现在都在夺舍江离,哪怕就是江离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了,我终究还是不甘心,因为我毕生的愿望就是亲手杀了此人。”

“有机会的,事情病没有脱离我们的掌握,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江纳兰高深莫测的笑着:“怎么样?你想不想听我的计划?”

“元始天王和道都隐藏了,他们在进行什么计划。”江心月答非所问,她并没有问江纳兰为什么说一切掌握,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问了也是枉然,因为江纳兰会欺骗她,不会对她说真话,所以她干脆不问,自己旁敲彻底,自己推算,江纳兰在算计她,她何尝也不是在算计江纳兰?

江纳兰看见江心月居然不询问他为什么,脸上就有些微惊,随后道:“元始天王和道自然有他们的计划,他们其实在混沌深处也在搅乱风雨,夺取混沌之子的本源,现在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就是混沌之子已经出世,在某个地方,被他们发现,还有一点就是,混沌之子的胚胎还在酝酿,就要横空出世,他们在炼化。”

“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接下来那就各自施展手段,静观其变吧。”江心月知道这个时候也询问不出来江纳兰什么东西,只有凭借自己的本领,在最后关头获得机遇。

两人其实已经决裂了。

“三股力量在摧毁我,我现在已经死了。”江离此事的处境非常不妙。

纵然他有通天之能,也抵挡不住七彩眼球,灰暗眼球,还有混沌的入侵,他现在的思维,灵魂,**,法则,神通都已经不受自己所控制,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一点不灭的真灵,所谓真灵,不属于魂魄和肉身,也不属于本身的自我,既不是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但是,就这点真灵,也是摇摇欲坠,就要熄灭。

而无限,还是没有出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