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人生改变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11-12    作者:梦入神机

这滴眼泪,其中蕴含的是亘古都不曾有过的精华。

在很早之前,江离就得到过神之泪。

神之泪,乃是神的精华,因为情绪波动,从而流淌下来的命脉,神如果流泪了,那就是伤心悲愤到达极至,从而使得精气外泄,这样一来,就离死期不远了。

现在这混沌之外的灰暗眼球流下眼泪,江离收取到,不但可以增加自己的智慧,更能够在瞬息之间收获无与伦比的能量,而且是和混沌截然不同的能量。

他在这瞬间,练成了170条法则,实力却就不是提升10个轮回这么简单。

虽然说从160条法则修炼到170条法则,本身就只增加10条法则,每条法则是1个轮回的修为,但法则越到后来,每凝聚成一条就越是困难,但每多凝聚出来一条,实力也就是数个轮回,甚至数十个轮回的提升。

江离的实力再次提升,化为无限葫芦。

那无限葫芦吸收眼泪,只要彻底吸收进入其中,他的修为就会再次增加许多。

眼看无限葫芦施展出来,那滴巨大的眼泪就要被葫芦收取,但这个时候一个影子出现了,这个影子袖子挥舞,居然出现三张神图,那神图包裹起来,组成了包袱,包袱兜裹,铺天盖地,居然阻止了江离葫芦的吸引力,要把那眼泪收取其中。

“三分万物,图文天下,居然是你,三!”

江离心中警觉,已经看了出来,此人就是三次元宇宙的天意,三。

此人曾经成为“渊”的皇子,却被江离镇压,但那“丰”皇子不过就是他的分身而已,真正的“三”还隐藏在混沌深处,暗暗积蓄力量,一直没有被江离找到。

三次元宇宙作为当初在物质界最大的宇宙,是仙界的千百倍之大,其中的天意简直可怕到极点,进入主世界自然就如鱼得水,而且江离Zhīdào此人的身上有无数的缘分和奇遇,默默修炼,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帮助之后,修为已经到了可以和自己抗衡的地步。

他从来没有小看三次元宇宙的天意,在当初可是围困住了王超和巴立明的狠人。

不过只要这三次元宇宙天意不来惹自己,他也就懒得去得罪。但现在此人居然来抢夺这滴眼泪,那就不能够容忍了,只有死路一条。

“无限神拳!无限破道。”

江离看也不看,拳在意先,当空就是拳轰出,此拳已到了三的面前,一重一重,千山万水层层碾压。

这是他勃然大怒的一拳,带着怒气,所谓是怒拳为何而发?

此拳祭出,当下就把神图包袱给轰破,里面的元气一扫而空,泄气了。然后他的拳法变化,又是一招,无限擒拿,甚至要把那包袱都收取了。

三的少年冷冷一笑,吹口气,拳法也动了,他五指如龙,相互纠缠,元气就开始如琴弦一般的动摇,弹奏出来了美丽的音符。

那音符猛的爆炸,演化出来美丽的旋律。

天地旋律。

此招乃是三次元的绝学,一招出现,元气化为音符,天地跟随自己的节奏动摇,相互摇摆,相互震荡,进入他自己的节奏中去。

江离照样不看,反而就是长啸一声,那声音如利刃浮空,破除一切障碍,打破了所有的幻象。那天地旋律停留了下来。

“无限诅咒!”

江离的拳法凭空出现,那拳头之上出现了冤孽之气,似乎亿万众生都在仇恨某个人,因果报应,万古沉沦,无限的诅咒足可以把任何人都陷入必死的境地。

所谓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三的少年似乎看到了天地之间所有生灵都在辱骂他,诅咒他,疯狂的让他死,让他无地自容。这股诅咒之力简直让他天怒人怨。

他的脸上仍旧是冷笑,开始闪避,整个人若有若无,既然不存在了,那诅咒自然也就加持不到他的身躯上。

“无有法则。”

江离似乎也算计到了这个,立刻施展出现无有法则,这法则一出,乃是把无化为有,把有变成无,无有随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天地变化,日月精芒。虚空消失,真实显现。”江离一口气吹了出去,顿时大风骤起,虚空为无,反而是三的少年真正显现出来,无比真实,然后他的拳头就彻彻底底的轰击在对方的护身罡气之上,那护身罡气在刹那之间就完全爆炸了。

深深的诅咒刻印在三的少年身躯上,就要把他封印。

“无限破坏,无限封印,无限碾压,无限粉碎,无限破灭,无限暴戾,无限神通,无限造物……”江离顷刻之间,抓住这个机会,一口气就打出来了无限神拳足足数十招,连续攻击,要把三的少年轰杀至死。

不但如此,江离的那个无限葫芦甚至飞出去,再次吸收那泪水。

这变化其实也就是刹那之间,三的少年已经和他拼杀了几个回合。

“绝对防御。”一股光芒从三的少年身上升腾起来,把所有的攻击都阻挡住,就算是江离也不能够越过雷池半步,由此可见三的少年实力已经到了何等程度。

“此子的实力已经差不多到了上千个轮回的境界,我居然都攻破不了他,但好在我的无限之道越来越深厚,他也突破不了,我暂时占据上风,就可以从容收取泪水。”江离的无限葫芦其实是暗中动用了无限世界的力量,相互传递出来,占据了很大的便宜。

“想要收取这滴眼泪?”

阴测测的声音出现在了江离的身边。

随后,一个男子的形体凝聚而成,手持一根针,闪烁精芒,但是在针尖上面居然是一片灰暗,然后刺破了他的防御,狠狠的击在心脏深处。

轰隆!

江离的无限真气连续爆炸,居然被小小的一枚针给击破,刺穿。

这个男子不是江纳兰,也不是元始天王。

他是“道”。

主世界第一高手,神秘莫测的“道”终于出现了。

不过,“道”并不是阴测测的气息,这只不过他的一个化身而已,他要用针破江离的身躯,就必须演化出来针道,针道的气息就是阴测测,以阴毒而著称。

“无限神针。”江离看着这个男子,就Zhīdào是“道”出手了,道千变万化,既可以浩浩荡荡,大气滂沱,也可以凶狠暴力。

不过,江离的手也动了,一指点出,针芒出现,针锋相对。

以针对针。

针尖对麦芒。

两针对撞在一起,江离连连闪烁,只觉得对方的一股阴柔之力渗透进入了自己的身躯中,要破坏所有的思维结构,甚至把自己变成阴人。但他的无限神针也刺入对方体内,使得对方的力量断绝,釜底抽薪。

“无限战气!”

江离的头顶上冒出来了密密麻麻的战神,浩荡的战神身披金甲,手持长枪,千军万马,奔腾冲击。

他的力量节节攀升,要把“道”的这个化身破灭。

“撕裂!”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影子出现在江离背后,这个影子一半是黑,一半是白,在眉心深处有七彩神芒闪烁,也好像是七彩眼球,居然是元始天王!

元始天王不会放过江离,他早就计算好了许多事情,Zhīdào江离会在这里出现,他又怎么会允许江离夺取眼泪?

如果江离夺取了眼泪,修为恐怕立刻会进入一个可怕的境界,这是元始天王根本不Kěnéng允许的。

如果他还不出来,恐怕就会功败垂成。

“好,元始天王,你终于出来了,我就Zhīdào你会出现,现在,就给我献祭吧。”江离长叹着,手中一个世界晶体飞了出去,正好碰到了元始天王的拳头,那拳头就把世界晶体打得粉碎,借助这一击的力量,江离成功把自己准备的东西献祭了。

是献祭给那“双眼”。

这其中有无边冤孽之气,两仪之人,八卦之兽,各种各样的冤孽之人,十世恶人,万世恶人,都囚禁在其中,化为了无限监牢。

那监牢之中,已经是怨气丛生,一旦献祭,那被祭祀的对象都会冤孽丛生,处于混乱状态。

果然,在江离献祭的刹那。

借助了元始天王的一拳,那双眼被这一献祭,就处于了刹那之间的混乱,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献祭也不能够使得他们刹那混乱,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相互争斗,又和混沌战斗,被细微的东西所影响刹那,也足够江离获得很多东西了。

江离不是想要获得他们的力量,而是直接获得他们的智慧。

只要他们刹那之间失神,江离就可以窃取到了很少一部分的智慧和经验。

这双眼在混沌之外称霸多年,不Zhīdào多少年月,积累了无穷无尽的智慧和经验,哪怕是一丝,也足可以改变江离的修炼和思维方式,还有世界观和价值观,颠覆他的以前的认识。

滋滋滋……

果然,在这个刹那,很短暂的时间,江离窃取了两大眼球的智慧和经验。

他从无间的缝隙中,窃取到了不Kěnéng得到的智慧。

两道智慧从冥冥之中到了他的脑海深处,他似乎就化身成了两个伟大的存在,遨游在混沌之外。

他的人生,就此改变。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