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谈心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10-28    作者:梦入神机

一切都准备妥当,江离就准备做另外的事情了,他现在把无限金丹装入葫芦中,更开始炼化葫芦内部的雾气和无限金丹结合,相互产生的物质和各种变化,就渐渐不是混沌原来的模样。

因为,葫芦内部的雾气,不是混沌之气。而是本身的晶雾,和混沌古气的结构完全不同,所以糅合进入无限金丹深处。

这样一来,无限金丹就开始有了超脱混沌的迹象。

在混沌之中,始终要被混沌制约,因为你吸收了混沌古气为能量,任凭你千变万化,都脱离不了混沌的桎梏。

于是乎。

最终混沌大变到来,天地变化,还是要沦落为画饼。

不过,现在江离使得无限金丹结合葫芦中的雾气,把整个葫芦都变成了无限金丹,却就截然不同,金丹吸收外来气流,自然构造就和混沌古气内部的东西不同,拥有了脱离混沌的本钱。

可以说,现在的江离,本身能够脱离混沌出去,但是想要携带众生出去,那就明显不可能,他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好在过不了多久,他的修为就会节节攀升,修成几百条法则,乃至于上千条法则,就算是携带众生出去,也易如反掌,虽然那时候仍旧对抗不了混沌,却也能够一搏了。

葫芦在主世界时空深处沉浮,暂时还没有释放出来无限金丹的威能,不过大渊帝国和诸多帝国已经和珞风,洪黑狱,梦纸鸢的帝国合璧,相互整合在一起,渐渐积蓄,以图爆发出来更大的力量。

无限金丹的光芒照耀主世界诸多时空,可以使得那些时空深处的土著都修炼无限大道,使得无限长河进一步增加,可现在还不是时候,江离觉得要把葫芦中的智慧全部炼化,才能够一举爆发,否则现在行动起来,就未免打草惊蛇。

而且,到时候各种缘分牵扯,无限长河深处产生变异,也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他现在走棋的步子要准备,看准了才走,一旦出现问题,就不会措手不及。

江离还是知道,现在是缘分的时代,不是个人实力的时代,哪怕是你修为再高,缘分降临到了一个小小的蝼蚁身上,也可以把你这个至高的存在杀死。

就说江纳兰吧,江离以前可以捏死他一万次,但是现在却就不是自己可以随便拿捏的对象了。这和江纳兰本身的修为毫无关系,全凭缘分。

缘分所到之处,摧枯拉朽,任凭你有无敌的神通,也抵挡不了因果之业报。

比如,有个人得到了上万枚最强者烙印,而且那烙印还承认他,为他所用,那就杀江离如杀鸡一般。

当然,这样缘分强大的人,江离还没有看到过,甚至以后都不会有出现,最多身怀几千的最强者烙印就已经无上逆天,摧毁所有了。

“江离,现在我们都已经稳定下来,接下来就是参悟智慧,吸收葫芦中的雾气,缔造无限金丹,使其更加超脱和圆满,同时消除各种因果和业力。”梦纸鸢道。

“消除因果业力我早就想到了,这是洪黑狱的事情,他主掌冥界,凝练十方地狱,就是解脱因果和业力的地方,不过你们要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缘分。好在我的无限大道之中,有无缘一说,意思就是任何缘分,都还是在无限之中,江纳兰现在的布局,是夺取缘分,所有缘分都加持在他一个人的身躯上,这就会造成倒行逆施,所谓是权不可以用尽,福不可以享尽,就是如此。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吸收缘分,而是监管缘分,不使得缘分纠缠,牵扯不行,多造冤孽,还要使得缘分条条清明,汇聚成无限。”

江离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计划。

他对于缘分的洞彻,可谓是无人能及。

缘起缘灭,缘来缘去,实际上都已经融合在了无限大道深处,那就是无缘。

缘来的时候是缘,缘去的时候是无缘。

只要参悟透彻了无缘之道,就能够操纵缘分。

可惜江离不这样做,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充当政府的角色,使得缘分不被人掠夺,不被人颠倒。

比如,无政府的时候,社会一片混乱,人人的财富都得不到保障,秩序不立,于是生产也就上不去,有了政府之后,就可以监管之后,统一生产,这样资源反而可以得到进一步提升。

江离建立无限,不掠夺无数众生的缘分,却是调动,监管,统一处理,这样一来,缘分就不会相互牵扯,成为一团乱麻,而且相互推动,相互激荡之后,每个人的缘分更加的坚固,不可摧毁,不被命运所摧毁。

虽然江离早就已经抓捕了物质界的命运长河,但是命运依旧存在。

主世界中的命运更加强大。

而且虚无缥缈,没有那么明显,几乎让人无法抓住。

“在将来缘分时代真正的来临,不光是混沌内部的缘分,甚至会有来自于混沌之外的缘分,到时候许多高手都会得到这些缘分,我们不打压,但也不能够放任自由,必须要妥善处理。”江离吩咐,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现在无限帝国非常庞大,但要弄得这个帝国土崩瓦解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许多宝藏落入帝国之中,帝国中人个个都得到奇遇,于是野心膨胀,天下之大,不知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任何算计都在江离的脑海中,而且无限长河之中的各种推算也都明确的表现出来了这点。

诸事都已经完全在计划之中,接下来,他要去找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江心月。

江心月和他有甚深之缘分,而且现在必须要从此女的身上获得元始天王的消息。

其实相对于江纳兰来说,元始天王始终是他最大的敌人,威胁巨大,毕竟他虽然练成了无限血脉,超脱了元始血脉,但是本身的修为却似乎隐隐约约被此人所牵制。

如果能够拉拢元始天王,或者是降服此人,那对付混沌,甚至以后击杀混沌之外的存在都没有什么危险和难度。

当然,要降服元始天王此人恐怕比降服渊,绝难度大上千百倍。

而且现在江离的修为未必可以在此人的面前占到任何便宜。

不过强大到了元始天王这种程度,也应该和‘道’一样,收到了混沌的制约,而且在施展某种伟大的计划,所以分身乏术,倒是并没有和江离正面对决。

当然,江离就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他身躯晃动,已经消失在了这里,等下次出现的时候,就到了主世界时空之中,莫名其妙的地方,也是庞大帝国。

在混沌深处的主世界,上下左右都是无穷无尽的空间,各种气流,障碍,高山,大川,河流,湖泊,草原,海洋,反正你朝哪边穿越,都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环境,没有尽头,以江离现在的修为,也无法看出来到底哪里是尽头。

想要穿越混沌出去,谈何容易?

当然,这是江离没有下定决心,施展最强神功的缘故,好在他并不想消耗自己的本命精元,洞穿混沌。

“前面就是大元帝国和大始帝国么?”

站立在一处空间制高点,江离看着远处的庞大帝国,并没有隐藏起来,而是如太极一般盘旋在空间中,散发出来中正,平和,本源,根本的气息。

这太极一般的帝国,真的是一半黑,一般白,黑的是大元帝国,白的是大始帝国。

所谓“元”,就是一切之本,混沌未开的时候,那个时候,一片漆黑,光都没有诞生,所以大元帝国是一片漆黑。

而“始”是一切的开始,最初的世界诞生,有了光,万物清晰,凝聚成生灵,所以是白色。

元始合一,就组成了太极,衍生两仪,然后四象,八卦,乃至于诸天色彩。

终于,江离的身躯稳定下来,把眼前的大元帝国大始帝国全部都洞察一空,甚至看穿了最深处的诸多变化和气运,哪怕是这深不可测的太极,也被他全部推算演化出来,因为他已经超越了太极,超越了无极,超越了无无。

“江心月,出来吧,我们好好谈谈。”

他并不进入大元帝国和大始帝国,而是站立在外面,施展出来了无上元神沟通之法,以缘牵扯,当空传音,以心传心。

不一会儿,他身边的时空扭曲,出现了一个人,是个女子,全身素白,却系着黑丝带,显得清新淡雅,十分俏丽,比起当初在现代地球上更有韵味。

这就是江心月。

当初的江心月有现代的气息,女强人的味道,现在则是完全不同,黑白相见,似乎太极之母,元始之女,光是这气质,就已经到了绝对不灭的境界。

“江离,是你。”江心月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江离会来找自己,脸上无喜无悲:“你今天来找我,不是来说服我,让我加入你的无限吧。”

“正有此意。”江离并不隐瞒:“我们之间有无数的恩恩怨怨,不过经历了如此之多的事情以后,那些事情都是笑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