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毁和涅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9-17    作者:梦入神机

那讨厌的太古大能又出现了,谁都不知道他隐藏在哪里,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什么时候出手,但是每次出手,都惊天动地。

这次那大手稍微抓击,拉扯住虚空深处的命运长河,轰隆隆爆炸,使得长河脱离了无限长河的掌控。

“该死。”

梦纸鸢,洪黑狱,珞风都发出来愤怒的声音。

眼看无限长河要吞噬命运长河,一旦得手,那无限大道就真的超越所有,人人的实力也会突飞猛进的增长,但是现在却被神秘大能把命运长河抓走。

瞬息之间,一股伟岸的力量笼罩下来,居然把命运长河隐藏起来,天地之间,再也看不见任何的命运长河踪迹,似乎消失了。就算是无限大道都很难寻找到任何目标。

于是乎,无限大道吞噬命运长河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天地不停的蠕动变化,红尘天界的改变却就渐渐缓慢了下来。

“可惜,实在是可惜。”洪黑狱摇摇头,但是他们对于那个太古大能没有半点办法,那是比最强者还要强横的存在。

“哼!”

在混沌核心深处,不入轮回之地的江离却也知道得清清楚楚,他的103条法则,无阵终于练成,那万王之王阵图深处陡然发生变化。

他没有办法去追杀外面的太古大能,先收取这“蚩”的阵图再说。

无阵之法一成,把万王之王阵图收取,简直轻而易举,甚至江离可以把蚩的能量都完全吸收,再度使得修为增加。

轰隆!

蚩所得到的十分之一万王之王阵图在这瞬息之间,全部都被吸收。

江离的体内,阵图出现,十分之一的阵图,把八大最强者的烙印安放在一起。

果然,烙印和阵图结合,顿时就产生了不可测量的无敌之变化。

嗡……

无数的元气都在沸腾,那些最强者的烙印也都瞬息之间,焕发出来了最为完美的光泽,这些光泽聚集着,最后化为笔直的精芒,似乎要刺破混沌,融化万物。

“果然,果然阵图凝聚在一起,和最强者的烙印结合,有翻天覆地之威能,比起单纯的烙印要大上很多,难怪江纳兰如此凶狠,不过我现在也得到了十分之一的阵图,完全可以镇压此子,不但如此,这蚩的所有能量,全部都为我所有,我虽然现在吸收不了,但是完全可以储存进入无限金丹的深处,作为最强的储存能量!”

江离运转修为,直接吸收,蚩的所有能量在刹那之间,都全部归于自己。

这能量震荡,打破了时空,到达了无限金丹之中。

蚩的力量,也相当于数十个最强者,这股能量注入无限金丹深处,无限金丹的变化甚至比吞噬命运长河还要大。

咔嚓咔嚓!

无限金丹裂开了,但是光芒更加巨大,还在不停的重新组合,排列,甚至连混沌都开始照射透彻。

整个红尘天界,再次扩大,被注入了强心针。

不过,如此庞大的能量,内部也很难消化掉,需要年深日久,水磨功夫。

嗡…….

江离的身躯炸开。

在炸开的刹那,他消失了。

并没有出来,和江纳兰,那怪胎一决雌雄,因为这没有意义,他现在固然可以镇压江纳兰,但那怪胎却还是难以抗衡,更何况,镇压江纳兰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为江纳兰的背后,似乎有一尊冥冥之中的太古大能在操纵,如果要杀死江纳兰,那尊太古大能有可能会出现。

除此之外,江离还有许多敌人,比如最神秘的元始天王。

他既然来到了这里,早就进入核心,获得的宝藏那自然就是惊天动地,现在的实力甚至有可能比怪胎更强,不过受制于混沌,还没有解除封印而已。

元始天王最为阴险毒辣,随时都有可能出来,把自己杀死。

另外,三次元宇宙也消失不见了,此人也有翻天覆地之无上威能,很有可能进入核心深处。

这次都是必须要注意的。

江离既然得到了十分之一的阵图,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到处再寻找阵图就是,一步步尽可能的提升自己力量,同时把无限大道传播到这核心深处来。

核心深处的生灵多不可数,比外面物质界还要多得多,当然江离最大的希望就是让灭世使者也开始修行无限大道,灭世使者修炼的乃是混沌神拳,但是混沌神拳,也是无限大道的一部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谁都比不过江离的无限大道潜力大。

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他甚至可以超越混沌,化为另外不可思议的存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限大道滚雪球一般的传播,物质界所有的人都开始修行,江离的威严就会越来越深重,却万万就不是元始天王所能够比拟的,也不是江纳兰能够比的,甚至江纳兰背后那神秘大能都不能够比拟。

江离遁走。

这个时候,怪胎和江纳兰分开了。

因为他们都发现不对劲。

蚩的神像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突然消失。

能量,阵图,一切的一切,都无影无踪。

这怎么可能?

怪胎和江纳兰都惊呆了。

“不好,是江离乘虚而入。参悟出来了无限大道103条法则,无阵之道,乘着我们和怪胎大战,把蚩的阵图和能量全部夺取而走,我们损失惨重,走,现在不能够和这怪胎纠缠!”江纳兰心中一转,就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只是暗暗恼火和震惊,但仍旧保持冷静,知道现在“蚩”的神像被带走,自己再和怪胎战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当机立断,他虎吼一声,阵图运转,和其它的人逃之夭夭。

那怪胎并没有追杀,而是感觉到了什么,知道江纳兰背后有更强的存在,甚至有些忌惮和恐惧。

他缩了回去,然后许多符文汇聚起来,化为了人形。

这是一个少年,看样子只有十七八岁,脸上有明显的轮回沧桑,浓烈的腐朽和老气,但模样就是年轻,可谓是苍老的少年。

他的脸上,出现思索。

“无限大道,果然奇妙,此子乃是千百次轮回中孕育出来的奇葩,最后一个轮回中的最强者,或者又不是,而是更为强大的存在。我这次算是领教了他的威能,不过只要吞噬了他,我就会成为机缘之焦点,为将来战胜混沌有更大的能力。”

他自言自语的道:“我现在终于出世了,从混沌深处酝酿出来,我给自己取个名字吧,就叫做‘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混沌之子是兄弟,不过他比我要强大很多,但是我仍旧想吞噬他,还要吞噬此子,获得无限大道,但是此子狡猾,我要纠集很多和我一起酝酿的毒瘤存在,把此子暗杀。”

嗖!

他居然飞出了核心之地,来到现在的物质界。

然后,他似乎在寻找,在一处巨大的世界中,密密麻麻空间深处,看到了影子。

那影子盘膝端坐,前面是一条长河,命运长河,这长河之中,漂浮着一艘船,那是彼岸大船。本来极其强横的存在,命运和彼岸,居然就被这影子死死围困住,无法挣脱,但是这影子也炼化不了。

“谁!”

这影子就是刚才抓住命运长河,免得被无限大道吞噬的大能。

不过,他和“涅”不是一个人,但两人似乎又有某种联系。

“伟大的存在啊,你是来自混沌深处的毒瘤,找我到底什么事情?”这个影子对“涅”道,他似乎知道涅的来历。

“你是来自于混沌核心深处的大能,应该和蚩是同一时代的人物,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涅道。

“我叫做毁!”那影子道:“我的确是和蚩是一个时代的人,他反抗混沌而死,我却活了下来,到达现在,终于捱到了最后一个轮回,这一次的轮回,如果弄不好,混沌核心深处那不入轮回的世界,都恐怕要彻彻底底破灭,到时候,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你从混沌深处诞生出来,知道得应该比我清楚吧。”

毁!涅!

毁是和蚩一样,乃是混沌核心之中的强大土著,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修行到了现在的境界。

而涅是因为冤孽之气,直接就在混沌深处孕育出来的怪胎,两者一样的强大,但性质却不同。

现在,两人侃侃而谈,似乎要联合在一起。

“毁,你和那无限之王交过手,感觉如何?”涅这个怪胎询问:“我也和他交手过,他的潜能无可匹敌。”

“他不可怕,可怕的是无限,你看见了没有,那无限长河,无限金丹照耀之处,生灵智慧开启,放弃一切来修行无限大道,这种速度如瘟疫,在瞬息之间,就可以使得一个个的大世界被降服,最后全宇宙就以无限为尊。”毁叹息一声:“我三番五次想要夺取这无限大道,都没有能够成功,此消彼长之下,再过一段时间,那江离的力量就会远远超越我,那个时候,我也会在他的淫威之下,死无葬身之地,当然你也一样。所以,你才会前来找我,企图联合我是不是?”

“不错,我们联合起来,倒是有希望把江离镇压杀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