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2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5-22    作者:梦入神机

龙蛇2

{这是我的龙娴,以后基本上都会先在微信公众上面更新,账号是,【mengrushen了|1964丑口迟亢一t髭理昀怕子,大家觉得公众账号上面的断断渎渎,都可以来这里看口不过,这里只是文字版,在公众账号上面有我的照片,每一章都配有练功照,不能不能欣骨口}

吸!

李含沙深吸一口气,肚子上就鼓起拳头大小的气包口

气包如活老鼠,围绕腰部爬行一圈,他整个腰肥大圆滚,好似套了个道谢口而且发出风雷鼓荡之声口

腰部一圈,在中医奇经入脉之中称呼为“带脉”口意思就算像一条腰带口

练武之人,一口气充盈在丹田之中,环绕“带脉”,膀大腰圆口这就是气功检深厚的境界,“带脉鼓荡”口

三个呼吸之后,他双臂一按腹部,带脉气流经过腹腊,从喉咙中喷射而出,居然发出来了龙吟虎啸之音口

砰!

窗户道谢被一震而破口

而李含沙的身体变了颜色,铁青中夹杂古铜,举手投足,骨和骨之间金铁交鸣口

“虎啸金钟罩,龙吟铁布衫口佟于练成了口”李含沙看见一片狼藉的房间,脸上出现了喜色口

滴!

铃声响起口李含沙轻轻一摄,用抓麻雀的速度把桌上手机捏住,是一封邮件口

“寒夜,今绷点,劫持北冥集团薰事长女儿鱼北瑶口”

“我只保护人,不劫人口”李含沙回复邮件口

“做完这个任务,组织保证释放你师父口而且姑娘自由口”神秘邮件再次发来口

李含沙沉默了,60秒之后,回了一个字口

口好!”

滴!另外一个手现在响,他划开挨听,里面就有一个声音咆哮:“李含沙,我是你大哥,你已经24岁了,每现在了干些什么?在外面游手好闲?我们是军人世家,爸是将军,爷爷也是将军,既然你没有出息,那就赶紧结婚,为家里传宗撄代,爷爷道谢安排了相亲,立刻回来打扮一下,今胭点,女方叫鱼北瑶…吧.”

李含沙盘膝静坐口

遇到大事他不会急躁,而是安宁思考口

他想象自己是一碗浑浊的水,安静下来,其中的杂质沉淀,水会道谢清澈透明口

这是修心之术,“一碗水法”口

良久之后,他站立起来:“人生一世,草木一春,为什么世姑娘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蝇营狗苟之中呢口”

郊外,一座庄园,红墙高耸,有保安在墙壁外面不停看的巡逻,紧紧关闭的自动道谢门让人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景色,由此可见,居住在其中的人非富即贵口

“爸,我不要去相亲口”22岁的鱼北瑶一脸不高兴:“我有男朋友了口”

“不行!”鱼书城斩钉截铁:“你的那个男朋友,立刻分手,叶家在军中有极大的势力,你也知道北冥集团现在发展遇到了就算,想要进一步就算须要依靠大树………”

鱼书城,北冥集团总裁,也是一手缔造了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人

“爸,你就知道事业事业,你女儿的幸福就不管了么?”鱼北瑶很不高兴,“而且,我听说这次安排我相亲的那个叶家大少,天生游手好闲,是个典型的纨绔口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往火坑里面跳的口

“我没有让你和他结婚,只让你去相亲口”鱼书城语气虽然缓和,但却根本不容道谢:“还有,最近你的安全问题我已经解决,为你找了-位女助理,从现在开始,她就跟着你了口”

啪!

他拍了一下手掌,走进来一个身穿运动服的女子,身高一米七三,相貌清秀,马尾辫,浑身清爽,不过行走无声,如一头大狸猫口

“鱼先生,你好口这就是我要保护的对象鱼北瑶小姐么?”女子年龄不大,25岁的样子,却非常沉稳,遇到鱼书城这样的大人物,不卑不亢,似乎看惯了各种风风雨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尘口

“王尘小姐,拜托你了口”鱼书城对她很客气,“我希望你在保护我女道谢全的时候,不要让一个叫做方恒的男子挨近他口”

“爸!方恒是我男朋友,你为什么阻止他见我口”鱼北瑶竭力反驳口

“那个方恒是个暴力狂,上次居然打伤了我的保镖口你无论和谁在-起,我都不准你和他在-起口”鱼书城站起来口

鱼北瑶提起来这件事情就算良愤怒:“是你去刺湖也,还让保镖给他钱,让他离开我,他的性格怎么能忍?”

“这件事情我已定了,你要再胭也来往,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口”鱼书城说了这一句,甩身离开口

“你真的要阻止我和男朋友接触?”鱼北瑶狠狠一跺脚,看着王尘口

“方恒,精通形意,八卦,太极,八极,等数十种拳法,27岁,曾经参加过雇佣兵,武学已进入化境口”王尘语气很安静:“如果他能够打得

过我的话,我当然不会阻止你们。”

什么是武?

李含沙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身躯随意行走,一起一伏,普通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如果是高手就能够感觉到气势,龙行虎步,有鹤的轻盈,有龟的稳重。

他的武学已经到了神乎其神的境界。

虎啸金钟罩,龙吟铁布衫两大横练武学-旦练成,他钢筋铁骨铜皮汞血霜髓,体质完全得以改变。

“究竟什么是武?”李含沙喃喃道:“勇猛精进是武,杀伐决断是武,千金一诺..是武,视死如归是武,情义双全是武,太上忘情还是武。我六岁习武,到现在已有18年,每时每刻,我都在思考武道之真谛,但是现在仍旧不知道真正的武是什么,我还不会武功,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明白,到达那个神乎其神的境界。”

李含沙出身显赫,从小就出生在军区大院,爷爷是将军,父亲也是将军,很有影响力,本来这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但他从小的性格就不同,富贵如浮云,名利为粪土。

他唯一喜欢的,就是武学。

从小时候,他就立下目标,毕生以追求武道最高境界为唯一目标,他心性坚定,*8年如一日。

在他看来,除武之外,一切都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但是,他这样的目标,属于游手好闲,他的家庭,非常严格,从小就要道谢书,社交,然后步入政坛。这一点是他非常反感的,他因此多次离家出走,就遇到了他师父。

他的师父是一位神秘武师,教捌也各种功夫,也曾经说过:“李含沙,你是我所看见过对武道最虔诚的人,在将来成就砼就算我之上

的确,李含沙也是如此,在24岁就已经把虎啸金钟罩,龙吟铁布衫练成。这两门横练功夫,只要练成其中一门,就几乎刀枪孤,两门全部练成,龙道谢啸,可谓是龙虎之力加持在身上,只要更进一步,就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躯体。

这种躯体,死后不腐,面容如生。

李含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对于武学的追求永无止境。

呜…·

汽笛长鸣,一辆汽车从后面风驰电掣而来,漂亮的一个甩尾,车轮刚好碰到他的脚尖,简直就是玩杂技一样的惊险,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吓得连连后退,但李含沙却如一杆标枪站立在原地,纹丛不动。

他巍然挺立的气势给人一种就算是车撞上去都会报废的感觉。

咔嚓!

车门打开了,一个身穿运动服,身材无比匀称的男子走了下来,这个男子非常英俊,十指修长,眉宇之间洋溢的是强大自信,这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锻炼而培养出来的气质。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恒。你是李含沙吧。”方恒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含沙,立刻就使他有一种被刀切的感觉。

方恒的目就算利,稍微一看,就有割破喉咙的窒息,如果是普通人被这看一眼,就会吓得尿出来。

这是武道高手的精神气势,目击都可以夺人心魄,摄人灵魂,吓破人胆。

“虚室生电。”李含沙说了四个字,面无表情。

“哦?”方恒收敛了眼神,有一丛惊讶:*据我得到的谐息,你是一个纨绔子弟,整道谢游手好闲,想不到,你居然是一个高手?我今天来,是为了–:.”

“我不管你为了什么,都和我无关。”李含沙打断了方恒:“你的言语之间,有俗气,那就肯定是世俗中的事情,我不愿意听,你走吧c”

“那好!”方恒手自然垂落,脸上淡淡的笑着:“你也是练家子,咱们切磋切磋?”

**没有必要。”李含沙身身道谢铸铁锻造的金刚,“你不是我的对手。”

*好大的口气。”方恒哑然失笑:“全国的武术界高手我都会过,并没有你这号人。”

“那是俗人,俗人只是功夫,不是武。”李含沙语气如刚打上来的泉水,清淡幽冷:“你是带着世俗之心来的,所以你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你没有虔诚之心。”

说完话,他转身,把背对着方恒,就要离开。

双方都是高手,背对敌人,那在武学之中是愚蠢的行为,但李含沙就这样做了。

方恒双目陡然爆出精芒,手臂一伸,拳就按到了李含沙背后的大椎穴。

大椎穴是脊椎之节点,一旦击中,全身瘫痪。

方恒出手无声,神出鬼没,速度极快,却没有一点破空之声,不像是普通武学高手凭空打出来气爆。

这是武学中的极高境界,无声胜有声。

他的手软绵绵的,就算虎猫的肉垫子,看似柔软,实际上可以开碑裂石。

口翁..”..

手掌到,正中了李含沙的后背。

但是,李含沙的后背并没有和想象的一样,发出骨骼破碎的声音,而是全身一阵颤抖,发出来寺庙里古老的钟声。

似乎他的身躯就是_口大钟,任何攻击在他的上面,都只会钟声悠扬,发人深省。

李含沙没有受伤。

“我的兜罗绵手专道谢布衫一类的横练

功夫,你怎么可以抵挡?”方恒后退三步,一脸不可思议。

在他看来,李含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兜罗绵手是佛门武学,楞严经中记载,佛的手就是兜罗绵手,此手类似于武学中的绵掌,但比绵掌更高。练成之后,软如绵,刚如铁。”李含沙并没有转过身躯:“可惜的是,你虽然练到了刚柔并济的地步,却不知道兜罗绵手真正的意思是智慧和定力,武学到了最后,要和元神结合,神形合一,以智慧定力打破极限,而不是追求杀伤,所以你伤害不了我。”

“受教了。”方恒收手,不砾丁的站立,是一个拳法中的桩功“降龙桩”,“不过你的横练功夫厉害,不代表你真实的搏斗能力强,刚才也不是我的真正本领。”

“那你来吧。”

李含沙转过身来,并没有什么站桩和姿势,随意站定,每一个动作都是桩。

唰!

方恒脚步动了,“白鹤踏沙”,体态轻盈,拳如鹤啄,大开大阖,气劲如针c

这种速度,就算是经过艰苦训练的特种姑娘望尘莫及。

方恒就此一招,已有武学大师的风采。

一闪之间,鹤啄便到了李含沙的太阳穴边,那鹤啄锋芒是一种穿透力,针刺力,只要啄中,一啄一钳,大片的血肉都可以钳起来。

这个时候,李含沙动了,他手掌如勾,向上一切,如蛇形,如龙升,如虎扑,如鹰爪。

咔嚓!

没有丛毫悬念,他的手掌就已经抓住了方恒的鹤啄。

方恒双脚突然踢起,死中求生,绝杀之招,兔子蹬鹰,以他的腿劲,就算是大树都可以蹬断。

但是,这脚蹬在了李含沙的胸膛上,只发出来砰砰砰砰沉闷空旷的声音,李含沙像是一尊永远也无法击倒的钢铁魔像。

鹤啄被捕捉,杀招无功。方恒的攻击受到就算,气势下滑。

李含沙目光一闪,身躯移动,寸步向前,身身肼像一座大山,稍微一挤。

砰!

方恒整个人凭空飞了出去,跌落地面,一个鲤鱼打挺站立起来。神色却现在出的沮丧。

刚才这一下,他知道李含沙已经手下留情,要不然就是这一挤,他五脏六腑都要破裂,绝对不是被打飞这么简单。

“方寸之间,发人于丈外,你已经是真正的武学大师,想不到武术界居然有你这样的人。”方恒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我是鱼北瑶的男朋友,这次是来找你谈谈的,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纨绔子弟,想不到你深藏不露,不过我不会才道谢朋友让姑娘的。”

“鱼北瑶就是我今天要相亲的对象吧。”李含沙语言仍旧清淡,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富贵于我如谆云,男女于我如尘烟。人力有限,武道无限,以有限的精力去追求无限的..夙道本来就恻水肘卅_还要去浪费精神在男女情情爱爱上面,那简直就是自杀。所以,你到不了武学的巅峰。”

“那又怎样?武功再高,能够打得过枪?武功再高,百年之后还是黄土一堆,人活在世界上,练武不过是调剂生活的方式,使得自己道谢更好而已,舍本逐末,把武道当成全部,是一个错误的生活方式。”方恒道谢现在。

“是啊,你道谢对,武功再高,百年之后还是一把骨灰。”李含沙看着天空,“这个世界上,没有奇迹,也不会出现奇迹。可惜啊可惜,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够动摇我的意志和决心–:_”

他摆摆手:“你走吧。”

“来日,我一定击败你。”方恒上了车,油门一踩,绝尘而去。z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