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等待机会

所属目录:星河大地    发布时间:2014-05-22    作者:梦入神机

“对了?”

江离突然心灵一动,他想起来了虫族的亵渎虫,自己曾经用来在很弱小的时候,对付过圣者思萨,现在他对虫族的领悟不可同日而语,那虫族的母巢是他的分身,现在他的血脉中也有虫族的血脉,而且更是了解光界,在这里建立一个小小的教堂,也开始祈祷,不但可以偷窃力量,更是可以完美的融入周围的环境,年深日久之下,都不会怀疑。

当下,他的身躯之中就出现了一团迷雾,迷雾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教堂,教堂里面出现很多平民,这些平民都是他自己诞生出来的亵渎虫。

珞风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你是在施展虫族亵渎虫的手段?”

“不错。”

一个教堂瞬间建成了,如梦似乎,给人一种亘古以来就存在的感觉。

江离就端坐在教堂中,不停的祈祷,整个人就和光界的天意开始融合。

珞风没有办法,也装模作样的祈祷。

“这种祈祷太假了,别人一看就会看出来。”江离道:“我干脆把亵渎虫的秘密传授给你吧。”

说话之间,他一股精神力激齤射出去,进入了珞风的脑海,把虫族秘法传授给了她。

江离的血脉中,有元始天王的血统,却也有母皇的血统,相互变化,自己可以随意的运转神功,如果他愿意,自己都可以化为一头母皇。

就这样,这个小小的教堂在福音城外驻扎了下来。

福音城外的小教堂如恒沙之数一般多,都是光界各地的人前来朝圣,在光界中,高贵的先知并不是聚集在一起,而是散布在各种地方。

这也是对光界各个地方进行控制的意思。

要是高手集中在一起,周围没有人控制,那难免就会衍生出来魔鬼,一个庞大的国家,必须要有封疆大吏。

不过,那些先知的后代,却都希望到福音城中生活,得到更多的机会。

就如国家古代,许多大户人家的弟子,都要去京城赶考一般。

不过,福音城很难进入其中,所以那些先知的儿子都在外面建立教堂,带着自己的平民进行祈祷,积攒足够的信仰,得到天父的垂青,然后再进入福音城中。

江离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外来弟子,建立教堂,这样的例子多如恒沙,没有人会注意,只要他的信仰纯粹,神都不会怀疑。

其实,亵渎虫最擅长的就是制造纯粹的信仰。

就这样,江离和珞风在这里驻扎了下来。

一股股的光芒吸入江离的身躯,在周围亵渎虫不停的祈祷,就这样窃取光界的本源。

本来,就算是真正的虫族潜伏在这里,也不可能窃取到光界本源,但是江离不同,他本身就掌握了主神号光脑,可谓是真正的先知,身上更有天父的诅咒。

虽然是诅咒,却也是天父的气息,只要是天父的气息,就可以利用,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身份比起另外的先知倒是尊贵的很多。

十天半个月过去,他都在修炼,福音城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动静。

不得不说,光界还是有一些可取之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更没有各种的杀戮。

这里只有祈祷,安宁祥和,人人都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的祈祷,似乎宁静要永恒下去。

但是,这股和平很可怕。

就如一群养肥的猪。

他们不用奋斗,只要祈祷,只要虔诚,就可以保持生命,贡献的是自己灵魂,压榨的是自己的心灵潜能。

这种人日后死了,也再没有转世的机会,就等于永恒消失,被吸收了。

所以说他们可悲。

江离在这里吸收光界本源来壮大自己,体齤内聚集了足够的光芒,早已经把光之法则练成。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大量的元气融入了身体,那是光芒和符文,他凝聚出来了第二条光之法则,不过这第二条光之法则在不停的变化,压缩,到达最后,在绝对的光芒之中居然出现了黑暗。

那是永恒的黑暗。

光到了极点,那就是黑暗。

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任何东西,同样强光之下,人也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

江离在修炼第24条法则,暗之法则,光和暗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有黑暗才有光明,相辅相成。

这其中包含阴阳生灭的无上道理。

江离把光之法则压缩,就变成了暗之法则,把暗之法则释放,就化为了光之法则。这一去一来的变化,就化为了最强的两条法则。

在光暗法则同时练成的时候,江离也明白了黑白阴阳变化的道理。

他的无限神拳第六招也随之练成,那就是无限阴阳。

无限大道,24条法则。

无限神拳,第六招。

他的修为再次提升,不过他并不满足,而是在参悟信仰的奥秘,信仰是最为奇妙的东西,其中包含了信任,仰慕,还有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汇聚起来,那就组成了一种纯粹的情绪,甘愿为某个存在奉献一切。

人一诞生下来,就有自我的意识,所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而信仰的人,完全不为自己,这是违反了自己的意识。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引起来了这样的变化?

这也是值得研究的地方。

只要研究通了信仰的秘密,江离觉得自己可以再增加无限神拳的招数,然后多凝练出来几条法则。

江离现在的实力越来越强,精神力也水涨船高,到了6万个次元单位,他把24条法则练成,等于是重新开辟了阴阳,体齤内的阴阳之气光暗之力相互循环,几有开天辟地之威能。

他的战斗力也相当于50多条大道的高手,接近60条大道,当然这点还算不了什么,在神的面前一钱不值,在这光界更是不能够嚣张,只可以隐藏。

“江离,你的修为越来越强,我却到了一个瓶颈,机会什么时候才有,我觉得在这里等待机会,不如你去创造机会如何?或者你施展秘法,把这外面的教堂,一个个的奴役,你也吸收信仰之力,窃取信仰,如何?”珞风有些不耐烦了,她的修为深厚,本来可以长时间的修行下去,不动不摇,但是现在看见江离的修为与日俱增,她有了一种危机意识。

她和江离的状态很奇怪,既是合作,相互却又利用,偶尔之间还相互算计一下,这是建立在相互修为差距不大的基础上。

如果差距拉大,比如江离突然得到天父血脉,一下释放体齤内的潜能,那么就足够可以镇齤压她,到达那个时候,她就没有了讨教还价的余地。

江离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脸上出现一个淡淡的笑容:“不急,不急,我感觉到变化就要来临了。”

轰隆!

话音刚落,突然从那福音城的深处传递出来一股毁灭性的波动。

福音城的外面打开缺口,光华潮水一般的涌了出来,在光华之中,是恒沙数目的虫子。

没有错,就是虫子。

江离就看见,在恒沙数目的虫子之中,出现一个女子,这女子十分妖艳,却身穿金色长袍,背后有翅膀,散发出来阵阵母性的气息。

居然是虫族的母皇!

而且,这虫族母皇的修为,几乎相当于神,比起来无限号光脑的那个母皇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居然潜伏在福音城的深处,暗中窃取信仰,可惜的是,现在被发现。

虫族窃取神的信仰,窃取本源,一旦被发现,那就是毁天灭地的大战。

眼前这个虫族母皇稍微一动,不知道多少虫子产生了出来,这些虫子的数目比天使还要多。

虫族的能力,就是用虫海来淹没敌人。

有的虫子似乎人形,那是武道虫,武学精湛,个个都有逆转造化,打破阴阳,颠倒乾坤的武道意志。

这是母皇窃取了武界的本源而铸造的。

还有的虫族,如战舰,如飞碟,如刀枪,如仙人,如大山,如混沌…….各种各样江离没有看见过的虫族出现,使得他大开眼界。

“如果这头虫族的母皇给我,那我不就爽了?融入人间界,可以制造多少资源?释放多少科技?”江离心中暗想:“不过这母皇胆子真大,居然敢潜伏到福音城之中来,哪怕是大帝级的高手,恐怕都战胜不了光界天意吧。”

“愚昧的虫族。”一个浩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彻起来,精神波动横扫所有时空,哪怕是最细微的时空深处,都无法隐藏形体。

好在江离连连运转变化,把自己诅咒的气息传递出来。

那是天父的气息,立刻就掩盖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从某一点上来说,他也是有天父的血脉,属于先知,那诅咒也是一种血脉。

“愚昧的虫族,你想窃取天父的血脉,融入你的母巢之中,制造出来先知虫,克制我们天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你亵渎了天父,就让我来惩罚你。”

那个精神波动是一尊神发出来的。

轰隆!

一只无与伦比的大手出现了,从天空深处缓缓降落下来,锁定所有的时空,甚至连天地都停止了运转,万物不再生灭,所有的一切都在冻结。

“冻结之手。”

珞风的脸上出现一种恐惧:“这可以冻结时间,冻结空间,冻结思维………”

“天父血脉?这虫族的母皇窃取了这东西?”江离内心一动,立刻暗中观察起来那虫族的母皇,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也许能够得到天父的血液和骸骨。


下一篇:
上一篇: